·福建新闻网-中国新闻社福建分社主办   
首 页|导读|今日要闻|图片中心|福建新闻|地市新闻|福建政务|曝光台|新闻热评|中新社记者看福建|中新视频|中新杂志|专稿专注|系列报道
海外乡亲|财经要闻|社会民生|警界快递|台海要闻|港澳传真|福建风情旅游|健身美容|寿山石鉴赏|文化娱乐|教育|体育|房产大观|汽车时尚
■ 本页位置:首页
南安沉尸葬母主角被释放 因"不孝"挨号友一拳

2008年12月18日 10:31
稿件来源:海峡都市报

  夜色浓浓,寒风凛冽。但此刻,连空气都是那么温润,办完签字手续后,他们心中更多的是“轻松”、“欢喜”。

  历经20天的刑拘“牢房”生涯,昨晚8时许,在南安诗山刑侦中队,“沉尸葬母”案的主角王小喜和干姐叶丽(均为化名)被南安警方“释放”。

  但王小喜“姐弟”不知道,此次释放,到底是无罪释放,还是“取保候审”?对此,南安警方拒绝记者采访。

  从安徽带着母亲到南安打工,到“沉尸葬母”,再到案发被拘(详见本报11月29日起连续报道),当记者昨日与王小喜第三次面对面时,走出看守所的他,少了一份沉重,多了一份轻松。

  “现在,我最大的心愿是,让我的母亲能够尽快火化,早日安息。骨灰送到家乡,和我父亲一起合葬。”面对记者,王小喜的三个心愿中,这是他最先讲出的一个。

  刑拘20天 王小喜走出监房

  苦苦等待了20天后,南安诗山村民老梁终于等来了一个电话,民警通知他,让他去接妻子叶丽回家。20天前,因涉嫌与王小喜一起“侮辱尸体”,叶丽被南安警方抓获。

  昨晚7时30分,南安诗山刑侦中队门口,寒风袭人。老梁和儿子停好摩托车,走进了民警办公室,签字、画押。“我的手一直抖,签了四五张都写错了”,老梁说。半个小时后,父子二人将叶丽从看守所带出的行李搬上摩托车,再将她搀扶上车,一路送回家。

  刚进家门,腿脚不灵便的叶丽正好碰到大孙子,她赶紧抱起,一直亲个不停,“20天了,我最想我的孙子了”。家里,早已备好了水果和饭菜,等待亲人回家。

  晚8时30分,在老乡老张夫妇的搀扶下,满脸胡茬的王小喜走出了诗山刑侦中队,头也不回就爬上了老张的三轮车。记者随他们一起,再次来到叶丽的家中。

  两“姐弟”再次相遇,忙互相询问在班房中的生活。“出来了,心中欢喜”,叶丽说。而王小喜面对叶丽,则一直不停地道歉,“都是我连累了你”。

  此刻,面对亲人和老乡,“姐弟”俩都眉开眼笑。王小喜说现在的感觉是两个字“轻松”。

  因“不孝” 挨了号友一拳

  “刚进去时,我一直不敢说话。他问我犯了什么罪,我说把亲娘抛到了水里,他过来就朝我一拳,连骂我是个不孝子。”王小喜说,刚进看守所第一天,和他同监房的10多个号友都凑上来问他“犯了什么事”。

  王小喜说,初听别人说这句话,他挨了打也没还手,心中则“装满眼泪”。“后来,大家听完我的经历,又开始同情,但我怎么能原谅自己?”

  每天穿珠子 劝号友从善

  20天,对王小喜来说,既短暂又漫长。他每天和号友一起劳动,怀想自己20年的人生经历,“觉得很苦,但我不怨谁。妈妈死得太可怜,我后悔一辈子。”

  王小喜说,进看守所第一天,他就开始劳动,每天穿珠子做坐垫。民警规定,每天穿完两块长、宽各50厘米的珠子坐垫,就可休息。王小喜说自己干活很麻利。20天来,他每天重复着一样的工作,早上6点起床,就开始穿珠子,下午4点多就可以完成。

[page title= subtitle=]

  漫漫长夜里,号友们都沉睡,但他仍睁着眼睛,一直在想过去一个多月的事情,妈妈的突然离世,和自己做出的“傻事”。其间,他想通了一件事,“如果让我重来一次,即使磕破头,也要让妈妈安静地离开。”

  王小喜说,短短的20天,他和一些号友混熟了。即使不知道自己还要被关多长时间,但和号友聊天时,还是劝说他们,“出去了,就好好过日子,不要再做违法的事。一些人比我小很多,听了我的话,也愿意以后好好做人”。

  【对话】王小喜的三个心愿

  记者:现在出来了,有没有什么愿望?

  王小喜:第一个愿望,是让妈妈的遗体早日火化,希望能亲自参加。骨灰我想带回家,和爸爸的骨灰合葬。妈妈太苦了,我对不起她,希望她能早日安息。

  第二个愿望,就是希望能找到一份好一点的工作,我不怕苦,虽然我的脑子不大灵活,但我干活细致,学什么就会什么。我希望能赚一些钱,好好做人。

  第三个愿望(羞涩,低下头),就是希望有个家,我都28岁了,在我老家,人家都有好几个孩子了。

  【说法】

  为何释放?

  王小喜和叶丽走出了看守所大门,但他们心中还有个疑问:到底是自己没罪被放了,还是有一天要继续被关押?

  叶丽的丈夫老梁告诉记者,几天前,诗山刑侦中队的民警电话通知他,让他到中队签个字,妻子就可以先放出来了,“我认的字不多,听说是取保,但不懂是怎么回事”。去接王小喜的老乡老张也说,他也是接到公安的通知,才到诗山刑侦中队接人的,“让我看着他,一年内不准离开南安。具体以后要做什么,我也不知道”。

  昨日,就王、叶两人为何被“释放”,记者采访了南安市公安局、刑侦大队和诗山刑侦中队三级部门的相关负责人,他们一一表示,不愿意接受记者采访。

  王小喜结局怎样?

  王小喜被释放,原因究竟是什么?如果是叶丽家人所言的“取保候审”,那对“沉尸葬母”案主角来说,又意味着什么?

  泉州某基层检察院公诉科一检察官称,“取保候审是指公安机关对可能判处管制、拘役或独立使用附加刑的;可能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采取此措施不致发生社会危险性的,认为无逮捕必要,在嫌犯提出保证人或交纳保证金的情况下,可取保候审。取保候审最长期限1年,可以说是最轻的强制措施。在此阶段,嫌疑人不能逃避、妨碍侦查、起诉、审判,并随传随到。

  按南安警方的说法,王小喜已涉嫌犯罪,但因主观恶性较小,犯罪情节轻微、社会危害性不大,此案最终可能有三种:一是公安直接撤案;二是案件移送检方,最后做出不起诉决定;三是移送起诉至法院,判决缓刑,或免于追究刑事责任。

  安凯律师事务所林文律师称,取保候审最长期限一年。如警方要求王小喜在一年内要随传随到,其应该是被取保候审。针对上面那位检察官的说法,林文律师认为,案件到不了法院。在取保期限到期后,公安机关经侦查认为证据不足,或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不认为是犯罪的,可以撤销案件;即便到了审查起诉阶段,检察机关也可做出不起诉处理。

 
编辑:沈静】
:::相 关 报 道:::

 

 >>站内搜索
版权所有(C) 中国新闻社福建分社 地址:福建省福州市鼓东三港路三号 联系电话: 0591-87801295 广告热线:0591-87878562
本站中文实名:福建新闻网 :www.fj.chinanews.com.cn(www.fjcns.com) 技术支持:中新网技术部
[闽ICP备050020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