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新闻网-中国新闻社福建分社主办   
首 页|导读|今日要闻|图片中心|福建新闻|地市新闻|福建政务|曝光台|新闻热评|中新社记者看福建|中新视频|中新杂志|专稿专注|系列报道
海外乡亲|财经要闻|社会民生|警界快递|台海要闻|港澳传真|福建风情旅游|健身美容|寿山石鉴赏|文化娱乐|教育|体育|房产大观|汽车时尚
■ 本页位置:首页
河南撞人局长车速超百公里 警方称是酒驾非醉驾

2010年12月09日 08:11
稿件来源:中国新闻网

  - “洛宁一局长酒驾撞死5少年”追踪

  昨天18时,河南洛阳市公安局副局长王社成、洛宁县公安局局长张廷璞等,就洛宁县邮政局局长谷青阳开车撞死5少年案接受记者采访时称事发时谷的车速超过100公里。

  警方称打盹致祸非超车撞人

  此案中,洛宁涧口乡杨小民女儿遇难,同行的两个儿子幸存。据幸存的杨明(化名)回忆,谷青阳的轿车好像要超车,随后撞人。

  王社成转述谷青阳的话称,事发时谷正打瞌睡,不慎变道逆行撞人。王社成说,根据对谷青阳、王某和两名幸存者的调查及现场勘查,警方初步判定,“撞人瞬间车速在100公里以上”,而事发路段限速70公里,谷常走此路,应该知情。

  撞人后车为何开出近300米?王社成解释说,这是因为车速太快,几秒钟可滑出上百米,谷青阳根本无法反应。洛宁县公安局局长张廷璞说,谷因方向器助力油系统损坏而被动停车。

  警方认定谷青阳未拒绝施救

  杨明曾告诉记者,谷青阳撞人后并未积极拨打120和110等。对此,王社成说,5日23时30分事发,23时47分谷拨打120,有通话清单和录音为证。

  为何17分钟后才拨打120?王社成说,因为谷青阳停车处离撞人处有近300米距离,杨明反应过来,追上车并带着谷青阳回到撞人处,需要时间。

  王社成说,120救护车到场后发现3人死亡、2人受伤,医护人员6日零时7分拨打110报警。两名伤者被送往医院,抢救无效分别于6日2时和4时许死亡。

  王社成否认有一受伤少年两小时后才被发现,并否认谷青阳打人。

  警方称是酒驾而非醉驾

  王社成说,12月5日晚,谷青阳和3名女性前同事在宜阳县聚会,先后到“木火炖活鱼”饭馆和“无名高地”用餐,酒水单据显示,共点了15瓶啤酒。

  23时许,谷青阳和其中一女子王某开车从宜阳前往洛宁,半小时后事发。经抽血检测,谷青阳血醇浓度为57mg/100ml。按照规定,开车时血醇浓度高于80mg/100ml属醉驾,介于0.2mg/100ml-79mg/100ml之间属酒后驾车。

  此外,由于起初接受警方调查时,与谷同车的王某作伪证,称当晚只点了5瓶啤酒,她已被处以治安拘留10天。

  邮政局被定连带责任

  7日上午,河南省公安厅交警总队通报案情时称,拟指定三门峡市公安局将此案移交给新安县公安局侦办。昨天,王社成告诉记者,情况有变,案件将移交给新安县公安局侦办。

  5名遇难者家属与洛宁县邮政局签署赔偿协议,接受23万元赔偿额度。王社成说,5家共115万元,先由邮政系统支付,随后再向谷青阳索要。如谷无法支付全部费用,剩余部分则由邮政局支付。“谷青阳开的是邮政局的公车,邮政局有连带责任。”

  - 素描

  肇事前后的酒驾局长谷青阳

  宜阳县邮政局一张姓员工介绍,谷青阳是从基层做起来的,“比较有工作能力”。此后,历任副局长、代局长,2010年春调任洛宁县邮政局局长。谷的妻子是宜阳县国税局职员,育有一儿一女。

  洛宁县邮政局办公室一工作人员称,新任局长来自洛阳市邮政局,现已到任。该人员介绍,谷青阳年初刚从宜阳邮电局调到此地。谷的人缘很好,很关心同事,同事家有红白喜事,他常去帮忙。“平时工作不熟练,犯了错误的同事,谷局长都是点到为止。”

  这名工作人员说,谷平时应酬多是业务方面,因胃不好,所以很少喝酒。

  洛宁县政府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公务员说,感觉谷青阳是个腼腆的人,酒量不怎么样,三杯白酒下肚,“就有点醉了”。宜阳县邮政局同事证实了此说法。

  事发当晚,谷青阳在宜阳县“无名酒吧”和三名女同事共饮了15瓶啤酒,酒吧老板于先生回忆,“账是被喊作局长的人结的,看样子没喝醉,神志清晰,走路不歪。”23时许,谷青阳和一名女同事离开。半小时后,车撞到5名少年。

  谷青阳被批捕后,洛宁县公安局局长张廷璞见到了他。“情绪很差,非常悔恨,每次只要一提起父母、妻子和孩子就哭,哭了好几次。”

  让张廷璞印象深刻的是,谷在接受问讯时,坚持要把两句话写进笔录。

  一句是:“我对不起受害人,向他们的家属道歉。”

  另一句:“提醒所有的司机,不要像我一样酒后驾车。”

  - 善后

  五死亡少年均已安葬

  昨天上午,失去儿子的杨春朋家中,一口黑色棺材摆在院中,杨正为死去儿子杨少朋联系“阴魂”对象。按当地风俗,未婚少年去世需要结“阴婚”。

  杨春朋两岁时父母离异,儿子杨少朋9岁时,妻子离家出走。“这么多年,我和儿子相依为命。他一走,只剩我一个。”

  五户受害者中,杨春朋最贫困,三间土房,院墙塌了。16岁的杨少朋辍学两年多,因为他觉得父亲在外打工,“太辛苦”。

  出事前,杨少朋跟着父亲学修车,父子俩计划攒钱盖房。杨春朋觉得"苦日子很快就到头了。"

  杨少朋的死,让这位单亲父亲希望破灭。由于家穷,没有地方招待邻居,杨春朋没有摆酒,他托人找了邻村一位早夭女孩与杨少朋合葬,“这是我能为少朋做的最后一件事了。”

  面对23万赔偿金,杨春朋不知如何安排。邻居劝他买房,他喃喃道:“我41岁了,没法再养这么个好孩子了。”

  中午12点,一路之隔的杨园美家放起了爆竹。白松木棺材盖,隔开了14岁的女孩杨园美和她痛哭的母亲。与杨园美合葬的是隔壁村15岁少年乔鹏飞,两人是同学,关系不错,从未想到两家以这种方式结为亲家。

  在当地政府人员的劝说下,5名死者昨天全部安葬。 (新京报记者孔璞)

 
编辑:龙敏】
:::相 关 报 道:::

 

 >>站内搜索
版权所有(C) 中国新闻社福建分社 地址:福建省福州市鼓楼区鼓东三港路三号 联系电话: 0591-87801295 广告热线:0591-87878562
本站中文实名:福建新闻网 :www.fj.chinanews.com.cn(www.fjcns.com) 技术支持:中新网技术部
[闽ICP备050020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