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新闻网-中国新闻社福建分社主办
首 页 | 导 读 | 今日要闻 | 视 点 | 福建网评 | 图片中心 | 福建新闻 | 地市新闻 | 曝光台 | 福建政务 | 招聘英才 | 海外媒体看福建 | 中新视频 | 系列报道
财经要闻 | 社会民生 | 警界快递 | 台海要闻 | 港澳传真 | 生活时尚 | 文化娱乐 | 教育 | 健康 | 八闽风情 | 汽车时尚 | 房产 | 旅游 | 体育 | 艺苑天地 | 茶叶
 
■ 本页位置:首页
笔墨尘缘 苍生情怀——2012冯远中国画作品展访谈
2012年03月15日 11:30
稿件来源:中国新闻网

  编者按:

  2012年4月25日-5月6日,著名国画家冯远大型个展“笔墨尘缘”即将于中国美术馆举办。展览分“历史溯怀”、“传统追怀”、“苍生情怀”、“技道萦怀”四个部分,第一次全面展现冯远美术创作历程。冯远作品素以笔墨酣畅、造型扎实、面貌丰富、蕴含厚重、主流气派、个性鲜明著称,冯远的美术创作生涯堪称多难而丰富,他曾是“北大荒”下乡知青、“文革”恢复高考后第一届浙江(今中国)美院研究生、中国美院教务长、副院长,文化部教科司司长、艺术司司长,中国美术馆馆长,现为中国美协副主席,中国文联党组成员、副主席、书记处书记,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名誉院长,全国政协委员。职业画家走上了副部级领导岗位。他把参与社会公益文化事业特别是推动“20世纪重大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和“中华文明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的策划和实施视为最重要的集体“创作”;他在繁忙的工作之余数十年如一日坚持不懈地从事创作实践,塑造了在新中国美术史上具有标志性的一系列公共记忆作品:如连环画《沈小霞相会出师表》,大型线描《屈赋辞意》、《秦隶筑城图》,极富震撼力的水墨巨制《保卫黄河》、《英雄交响曲》、《世纪智者》、《圣山远眺》,意境高远的现代水墨《逍遥游》,充满诗意境界的“唐诗宋词画意”系列等等。从上世纪70年代初在北大荒农村发表第一组美术作品到如今花甲初度,40年的创作实践和人生历练,磨练了他坚韧的心志和宽广的胸襟、悲悯的情怀。他一支笔深刻写意苍生,一把刀严谨解剖自己。在画展举办前夕,冯远接受了笔者专访。

  2012新春前后,在中国文联党组成员、副主席、书记处书记冯远即将迎来生平第一次个人作品展之际,就人们普遍关心的问题接受了笔者的专访。

  美术家有更自由的创作空间

  问:您是一个职业画家,当然您同时从政了很长时间,到了花甲之年,您是如何看待自己一生从事的美术职业的?

  冯远:首先,美术是个好职业,这毫无疑问,但要做好,很不容易。相比较在众多的艺术门类中,画家是相对自由的。画家可以按照自己的想法,相对自由地创作、组织画面,发挥自己的才华,与音乐、戏剧、舞蹈等表演艺术相比,外在的制约因素、不可控性要少得多,艺术家任由驰骋的创新空间要大得多。而在音乐中,没有好歌词不行,没有好的音乐旋律不行,再大名气的歌唱家没有好歌好曲也传唱不开。电影、电视、戏剧等艺术更是这样,编剧、导演、演员、舞美、灯光、摄影等都有关系,每一个人的发挥空间都是有限的,但集体创作的好处,即共同完善加分的优势,是画家所没有的。画家,如果能体现自己的所思所想,在学养、智慧、才情上达到相当的造诣,加之勤奋,如果你还有爱心关注社会,你是很有可能获得成功的,总体而言,画家要比其他艺术门类的艺术家的自主创作空间更大。

  我们赶上了一个好时代,比起历史上,近现代画家来说各方面条件都要好。这是一个给艺术家更多自由创作空间的新时代。今天,可以说凡是稍微有点名气的画家日子过得都不错,这是当年在东北农村耕耘稼穑的我所不敢想象的。作为艺术家,应该尽可能多地留下一些自己认为比较满意的东西,关键还要是社会和民众(包括同行)满意的作品。如果一心想多挣钱,或者一心为着多卖钱,那就有愧于时代赋予艺术家的职责,一个人挣钱到什么时候是够啊?人的一生衣食住行需求总是有限有数的,但艺术家的价值在于他创造的精神财富,作品的生命要远远长于艺术家的自然生命。

  今年我已届甲子之年耳顺之年,我在画展《自序》中写了一段:人终究是不可能得享两个甲子轮回的,如果上苍能够假我以天年,抓紧时间认真做好当下的每一件作品,这才是最真实的,也是最有意义的,因此我把我的个人展览定位仅仅作为是对前一阶段的总结汇报,作为一个专业工作者,哪怕是担任行政工作、工余时间坚持创作的画家,面对“江东父老”,是想说明我的这些年没有虚度。不管是对社会、对个人、对艺术创作,我做了我应该和能做的。优劣任人评说。日后,有一天离开行政工作岗位,就会有比较充裕的时间,我希望通过努力,用作品来弥补失去的时间,那时候,我想每隔一段时间可以做一个阶段性展览。

  爱好美术令人生更充实、更愉悦

  问:您是在经历个人命运最艰难的时候开始画画的,比如去黑龙江当知青,那时您父亲背负冤假错案,您自己初中毕业就到了北大荒,改革开放以后,您考上了研究生,后来又走上了领导岗位,在如此悬殊的政治境遇里,您都坚持画画,这给您的个人命运和时代一种什么样的意味?

  冯远:在我的人生起伏中,因为爱好美术、从事创作,给了我莫大的精神慰藉和愉悦。在最艰难的时候实际上也是爱好支撑了我的理想信念,不管是当年画毛主席像,还是后来在农村写黑板报、画专栏,还是在报上发表处女作,以及后来的一系列变化,包括过了读本科的年龄,直接考上研究生,我觉得这都是绘画爱好给我带来的机缘。也是因为从事美术教育兼及教学管理工作,才有可能走上行政领导工作岗位。福兮祸兮皆得源于爱好艺术和从事美术创作。今天能够有你在这个岗位上,那是在人生每个环节,是靠了师长、领导、朋友的提携,当然也包括个人的努力,才有可能,正如佛教中的“众生度我”。因此,在这个岗位上,我不应津津乐道各种名利事功,应该为社会为他人做点事情,而且是对社会进步有益的事情,应该为美术事业的发展出力,力所能及地帮美术家们、艺术家们解决一点具体的困难。我觉得应该去“度他人”、“度众生”。我当然不是菩萨,但是社会成就了我,我理应回报社会。所以我的心态一直比较平和。我有这个爱好,相信我即便“解甲归田”,起码还有15到20年的可支配时间做我应该做的事。人的一生因为有了理想、目标,尤其是爱好和从事某一项创造性劳动,生活和生命才有丰富的意义,才能够体现自身的价值和对社会有所贡献,人生夫复何求?!

  艺术家的人生经历都得缘于艺术,最后的光阴又终将复归艺术创作,还有比这个更充实的、更令人愉悦的吗?

 [1] [2] [3] [4] [下一页]

 
编辑:
:::相 关 报 道:::
 
   
版权所有(C) 中国新闻社福建分社 地址:福建省福州市鼓东三港路三号 联系电话: 0591-87836253 广告热线:0591-87878562
本站中文实名:福建新闻网 :www.fj.chinanews.com.cn 技术支持:中新网技术部
[闽ICP备050020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