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新闻网-中国新闻社福建分社主办
首 页 | 导 读 | 今日要闻 | 视 点 | 福建网评 | 图片中心 | 福建新闻 | 地市新闻 | 曝光台 | 福建政务 | 招聘英才 | 海外媒体看福建 | 中新视频 | 系列报道
财经要闻 | 社会民生 | 警界快递 | 台海要闻 | 港澳传真 | 生活时尚 | 文化娱乐 | 教育 | 健康 | 八闽风情 | 汽车时尚 | 房产 | 旅游 | 体育 | 艺苑天地 | 茶叶
 
■ 本页位置:首页
中国农村老人老无所养现象严重 养老模式亟待改变
2012年03月20日 08:37
稿件来源:中国新闻网

  养老问题是家庭之痛,也是社会之痛

  时下,农村青壮年劳动力外出务工造成田地荒芜、农村社会“空心化”现象令人担忧,农村养老更成了农民的一块“心病”。

  我老家一个远房爷爷,鳏居20余年。因家境困难,小儿子在外省当了上门女婿,大儿子因脑子有问题长年在外漂泊,对爷爷生活不问不管。爷爷自2008年初87岁时突然瘫痪在床到2010年底去世的两年多时间里,全靠乡邻们送些食物和水维持生命。我每次回老家,总要给他带点吃的,他也总是跟我说些悲伤的话:“唉,人老了难,子女没有能力更难。天老爷早该让我死了,留下这口气没人管实在造孽。”听我母亲说,爷爷在生命的最后一个月里,只要听到有人过路就喊,让人送点食物和水,他最后是被饿死的。

  再说我母亲。她今年74岁,患支气管炎10多年了。2009年,母亲因感冒导致支气管严重感染,入住我所在城市的最好医院治疗。经历重症监护室医生抢救及辅助治疗,半个月花掉了54000多元。还好,我有四兄弟,医疗费负担不是很大。今年1月,母亲旧病复发。从3日送往县人民医院救治到18日出院,花掉医疗费6400多元。好在老家农村实行了新农合,报销后个人仅支付1000多元。除夕夜,老家小弟打电话说母亲又病重,需到医院抢救,又将母亲送到医院。到2月20日,住院半月的母亲感觉病情好转又要求出院,我没办法,只得赶回去将她送回家。这次医疗费花掉了7400多元,个人支付了2000多元。2月23日,回家才3天的母亲病情又加重,要求到医院救治,于是我又请假跑回老家,将她送往县中医医院治疗。中医院几位医生听了胸音、把了脉后拒绝接收病人,说昨天晚上一个与我母亲一样病情的老年人,到医院第二天就死了。我与弟弟们商量后也不顾母亲反对(母亲担心死在城市火化,一直不肯到市医院治疗),就将她带到市里原来的医院,找到她的原主治医师给她看病。经过抢救,母亲病情得到控制,我们心里宽慰了许多,但估计这次又得花掉几万元医疗费。

  几经折腾,我深感身心疲惫。而更让我不安的,是农村老年人的养老问题。我老家与我母亲同龄的长辈有65个,其中15人因子女缺乏经济能力或赡养不力,生活十分艰难,还有12人常年生病,难以得到及时治疗。目前,农村养老机制尚未完全建立起来,公共养老设施几近空白。仅有的以乡(镇)为单位修建的敬老院,多半只接收“五保户”,而且设施相当落后,护理水平也跟不上,一些“五保户”还不愿往里住。

  我从母亲住院想到了社会养老。农村养老如此,城镇养老也好不到哪儿去。城镇没有建立专门的社会养老管理机构,各项制度安排跟不上,基础设施奇缺,居家养老仍是主流。这种传统养老模式难解老年空巢寂寞和生活上诸多不便的问题。10年、20年后,我们这代人(多数只有一个小孩)的孩子,能承受家庭养老之重吗?所以我到医院看母亲时,安慰同病房的老人说:“你们现在是幸福的,至少膝下都有几个儿女,经济上、精力上都比较好办;我们只有一个小孩,将来老了不仅孤独,而且小孩在经济和精力上都无法承受,大部分老年人只有到敬老院去生活。”说到这里,我心凄然。

  当今中国这种自发式的传统养老模式以及目前的养老现状,不仅是家庭之痛,也是社会之痛。

  湖南怀化市 莫开伟

  农村老人就怕生病

  前些日子,村上阿三伯88岁的老伴患病住院,住了十来天便出了院。阿三伯想让老伴继续治疗,可儿子对他说:“已经花了8000多,再待下去钱你拿出来!”这让阿三伯哑口无言,因为他根本拿不出钱。于是村民们纷纷议论,说阿三伯的老伴怕也就是个把月的事了。

  当地农民对老人“百年”的观念是:死要死得快,别拖累家人。一旦高龄老人突然患病,一般象征性地送医院治疗,以免村上的人和亲戚朋友说子女不孝,落下话柄。如果感觉花费太大或根本只是拖时间,就只好出院甚至准备后事。农村老人不怕老,怕的是生病没钱治没人照顾。到了晚年,老人生活全靠子孙良心,若遇上不孝子孙,那真是悲惨万分了。

  自从每月能领到110元养老金后,村上60岁以上的老人都非常开心,说全靠国家过活,平常买菜抽烟喝茶买药就指着这点钱了。钱不多,可在老人们心里却异常温暖,因为平时儿女也不见得每月能给100元钱。在老人们眼里,国家这个平时模糊的概念此时甚至比儿女都亲,可一旦生病住院,国家就鞭长莫及了。所以老人们盼身体健康无痛无病,真的到了那么一天,只希望一觉睡下去再也不睁眼,这算是最有福气的死法了。

  生活在农村20多年,我目睹了太多老人病无所医、老无所依的情况。每每想到那些苍老的面孔,心里好痛好痛。

  浙江桐乡市 姚孝平

  张阿姨的苦恼

  我家在湖北巴东县城,是山区。寒假回家串门,听一位姓张的阿姨讲到了她面临的“养老困境”。她的大家庭包括双方4位60多岁的老人。老人们都在农村,已失去了劳动能力,还多多少少有些病。她有个读高中的女儿,正在准备高考;她自己的妹妹在外地打工。张阿姨和丈夫都是普通的工薪阶层,每月的收入加起来不超过2000元。她说:“这样的收入一方面要供一家三口的基本生活和女儿的高中花费,马上就要面临女儿读大学的大额花费,还要赡养失去劳动能力的双方父母!”其经济上的压力可想而知。

  本来经济上的负担已够让她头疼,她每周还必须抽时间回家照料父母的基本生活,顺便要买点水果、蔬菜和药,请假太多耽误工作又要扣工资。张阿姨说:“实在没办法,动过念头送父母去养老院,这样只多花点钱吧!但丈夫一听,立马义正词严地说:‘不孝!等着别人数落你,看你脸往哪儿搁!’碰了一鼻子灰后,我就再也没提过这事。哎……”在场的亲戚朋友似乎都能体会到她这种无奈,甚至也有相同的无奈,却都不吭声,因为家乡的家家户户几乎都是子女赡养老人的家庭养老模式,都认为这样才是尽孝道。

  随着计划生育的实行,如今“4+2+1”型的家庭非常普遍,加之社会压力的增大,家庭养老这种模式让不少夹在老人和孩子、工作和家庭中的人感到不堪重负。所以,养老观念和养老模式亟待改变。

  中国人民大学 郑海鸥

  一个普通家庭的养老困扰

  对人口老龄化给家庭带来的问题,我的战友欧阳体会颇深。

  欧阳从部队转业到省政府机关工作,妻子在一家企业上班。欧阳在安徽老家有年迈的父母,南京有岳父岳母,老人均已过古稀之年,女儿今年上初中三年级,可谓上有老下有小。

  由于工作性质决定,欧阳经常要出差、加班加点,常常得“一心挂两头”。母亲患有严重高血压和哮喘,他很担心,但因分隔两地,惟有逢年过节才能去老家看望父母。

  一天夜里,父亲因胆结石发作,疼得在床上直打滚,瘦小的母亲用板车将父亲拉到乡医院。因为乡卫生院医疗水平有限,医生便建议转到市医院手术。母亲只好摸黑深一脚浅一脚地找到一位开三轮车的亲戚,连夜将老伴送到了市医院。还有一次,父亲在骑自行车去乡村集市的路上,被汽车撞了,腿部缝了7针,在家躺了近一个月,身体才慢慢恢复。这些事情都是欧阳回家探望父母时从邻居口中得知的。

  欧阳也想将父母接到城里来住,但父母说在城里生活不习惯,而且欧阳自己忙工作、忙孩子,有时候出差在外,也照顾不了父母,更重要的原因是,欧阳转业那年已经取消福利分房,他靠积蓄在南京买了套50多平方米的住房,一家三口还能凑合着住,要是父母过来肯定会拥挤不堪。妻子所在的企业效益一般,有限的工资除了供孩子上学,上补习班、兴趣班,每次回家还要向父母孝敬一点。岳父体弱多病,虽然参加了医保,但自己承担的医疗费也不少,欧阳也要隔三岔五地在经济上给岳父母补贴一点,家里基本没有结余的钱了。

  工作、孩子、4位老人,对欧阳来说,无论是精神压力还是经济压力都可想而知。

  江苏南京市 方 敏

  城乡养老制度差距大

  最近我回湖南常德农村老家,发现农村老人老无所养现象比较普遍,令人担忧。我曾看到一位八旬左右老爹,一手拄着拐棍、一手扶着扁担,颤颤悠悠地担着半担粪水去菜园浇菜。我关心地对他说:“老人家,您路都走不稳,还浇什么菜啊!”老人放下担子,好不容易缓过一口气来,“人没死,要吃啊!”我问:“您老没有养老金啊?”老人无可奈何地摇摇头:“每月65元钱,有了米钱没菜钱!”我又问:“您崽不管你?”老人叹了口气说:“崽倒有三个,一个自己60多了,一个是残疾,还有一个前些年好不容易送他读完大学到国家厂矿上班,去年破产下岗了。他们个个都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哪还有能力顾得了我们?”

  晚上,我和村支书聊天,他告诉我,这位老汉的情况在村子里还不算最差的,农村老人老无所养现象相当严重,村里2000多人中,60岁以上的有400多人,其中不少是无人供养的孤寡老人,他们大多体弱多病,虽然每月有几十元农村低保金或百来元五保金,但要解决其穿衣吃饭看病问题无异于杯水车薪。

  这种状况反映出城乡养老制度存在巨大差异。政府公务员、教师退休养老金一般都有好几千元,退休工人一般每月也有一两千元,而农民老了却没有退休金,现在60岁以上的老人每月才有55元—65元生活补贴。工人退休后生病有医疗保障,门诊住院都能报销一大部分,而农村合作医疗的报销比例却较低。

  农村过去那种养儿防老的传统养老模式如今已面临困境,亟待探索、制定一套城乡一体发展、公民共享改革发展成果的养老制度来。

  湖南桃江县 朱金良

  人民日报

 
编辑:张燕】
:::相 关 报 道:::
 
   
版权所有(C) 中国新闻社福建分社 地址:福建省福州市鼓东三港路三号 联系电话: 0591-87836253 广告热线:0591-87878562
本站中文实名:福建新闻网 :www.fj.chinanews.com.cn 技术支持:中新网技术部
[闽ICP备050020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