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云南鲁甸师生冲突调查:普通班内师生皆躁动 (2)
  • 2014年12月25日 08:56
  • 稿件来源:中国新闻网

  此外,新京报记者从一名初三教师处得知,去年曾有一名初三男生在其他同学回答问题时起哄。这名男生被老师叫到教室外教育时,捡砖头想打老师,被其他同学制止。后来,该男生在校外遇到这位老师,再次试图打人,被其他同学制止。

  还有老师反映,“部分学生家长对老师不够尊重。”

  2012年10月,初二一位教师批评班上一男生玩手机,“晚上就接到他家长的电话,说别以为我是老师就能随便吼他的娃娃,让我以后小心点。”

  此外,该校还出现因师生摩擦老师被家长堵门的情况。2013年年初,初一一位老师发现一名男生上课剪指甲,便调侃“剪完了帮全班同学都剪一下。”事后,男生的父亲到该教师家中,“要我说清楚为啥要求他娃娃为其他学生剪指甲。”

  不光是在鲁甸一中,鲁甸二中、三中、文屏镇中学等多位老师均称,鲁甸地区的中学师生摩擦频繁。

  鲁甸一中一位领导分析,按昭通市现行教育政策,昭通市区学校在市区以外也有招生名额,市区中学有更优越的教育资源,将鲁甸地区许多优质小学毕业生都吸引走了。

  鲁甸一中教师认为,不管哪个学校,成绩好的学生有示范作用。优质生源的流失影响了学校的学习气氛,令部分学生对老师尊重不足。

  个别普通班老师“有些急躁”

  鲁甸一中一位前任副校长告诉新京报记者,鲁甸一中师生冲突历史由来已久,“成绩越好的班级管理越容易,打骂老师的学生基本都是普通班的中下游学生,没听说过加强班发生过这样的事。”

  鲁甸一中师生证实,该校实行分班制,成绩较好的学生被抽出组建加强班,其余为普通班。无论加强班还是普通班均是每班60人左右。

  “普通班的学生成绩差异较大,有成绩中上的,也有考试只考二三十分的。学生又是叛逆期,老师越管理学生越不听,恶性循环。”一名在鲁甸一中执教24年的教师总结。

  杨小峰虽然成绩不算太差,但班主任邓斌说他“上课爱戴个帽子,经常玩手机、开小差。”

  另一名中学教师称,“我们这些普通班的老师想把学生教好,学生不服管,老师心里急,但多说学生几句他们就受不了。”

  鲁甸一中一名领导称,此前该校的三起学生打老师事件均发生在普通班。另一名老师称,“这些年打骂老师的大部分是初中的学生。”

  唐芳平表示,鲁甸一中宿舍有限,初中部优先安排女生住校,不少男生在校外租房。“大部分学生还是以学业为重的,但我们也没办法阻止学生在外面沾上一些坏风气。”

  鲁甸一中高中某班一名男生称,有在外租房的学生会被社会人员带着参与赌钱游戏。

  两名在鲁甸一中任教超过10年的教师分析,普通班教师因教学质量、考试成绩差异,每月比加强班教师工资少拿200多元,且获得优秀教师和晋升机会也更少,因此导致个别普通班教师“对待学生会有些急躁,尤其是年轻老师更容易和学生发生摩擦”。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称,2006年修订的《义务教育法》实施后,义务教育阶段的初中分重点班、普通班已经违法。

  熊丙奇介绍,普通班、重点班早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就已出现,当时学校被分成重点校和一般校,学生也被按成绩分入快班、中班、慢班。作为班级组织 形式,当时按成绩分校、分班被普遍接受。但后来学术界主流观点认为这种方式违反了义务教育阶段的普适、公益和均衡原则,造成教育资源对学生分配不公。

  “学生从小就被分为三六九等,容易让学生产生被歧视的感觉。”熊丙奇说。

  ■ 相关新闻

  老师停课要求改善待遇

  曾红娟被打后,16日上午,鲁甸一中初中部、高中部多名教师未上课,走上学校小操场向校领导“讨说法”。

  关于此次停课原因,多名停课的教师称,“没有哪个教师领头组织,教师的地位和待遇长期得不到重视,大部分教师心里有怨气。”

  停课教师提出了3点要求:“严肃处理打人学生、落实教师每个月500元交通补助,奖励性绩效工资要提高。”

  鲁甸一中一位领导称,学校管理层数次开会,认为必须安抚教师,但改善待遇的要求没有政策依据。

  据云南省相关政策,2014年1月起,云南各地乡镇事业单位人员享受每人每月500元补助。但鲁甸一中为县级中学,不属于乡镇级事业单位。

  停课教师提高奖励性绩效工资的要求也无法找到政策依据。鲁甸一中240多教职工每学期的定额绩效工资总额约80万,其中30%作为奖励性绩效工 资重新在全校教师中分配。“绩效工资的总额是按教职工人头数定额发放的,240余名老师就只能拿到这么多钱。”鲁甸县教育局分管人事的副局长说。

  □新京报记者 翟星理 实习生 尹瑞涛 云南昭通报道

[上一页] [1] [2]

【编辑:陈丹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