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网福建新闻正文

泉州拍胸舞:福建民间舞的“回响”

  七岁民间学艺,十九岁参加全国第一届舞蹈展演,在毛泽东等中央首长面前表演,四十岁编创整理并填补福建民间舞教材的空白……从小乞丐成为艺术家,这就是泉州拍胸舞国家级代表性传承人郭金锁的传奇故事。

  “×也工六×,×也工上×……”日前,在福州的家中,刚刚从福建艺术职业学院授课回来的郭金锁忍着脚伤、腰伤,向记者展示了一段原汁原味的泉州拍胸舞。虽已是82岁高龄,但这位老人依旧在为传承拍胸舞而努力,只为让以拍胸舞为代表的福建民间舞走出福建,走向更远的地方。

  缘起 “丐帮”走出的艺术家

  拍胸舞又称“拍胸”“打七响”“打花绰”“乞丐舞”等,是我省最有代表性的民间舞蹈之一,广泛流传于福建南部的泉州各县区以及漳州、厦门、金门、台湾等地。在泉州,大到各种大型文化活动,小到乡间迎神赛会、婚丧嫁娶,随处可见拍胸舞的身影。

  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郭金锁一身过硬的舞技,其实缘于他童年在街头乞讨、学艺的凄苦经历。幼年丧父,母亲改嫁,年仅7岁的郭金锁便开始流浪街头,成了一名小乞丐。“其他乞丐发现我有天赋,就叫我一起去打七响。”与乞丐为伴,认乞丐为父,拜乞丐为师,跳舞布施求一口饭吃,是他当年学舞的初衷。

  在这段为了生存而学习的生涯里,郭金锁先后师承郭善鍫、吴孝曾等十多位民间舞蹈艺人,吸收了包括南音、高甲戏、梨园戏等在内的多种闽南民间艺术的风格。“我的舞蹈风格偏教学,强调舞台感和韵律的协调。”他告诉记者,正是通过这些学习,使他拥有了全新的视角,开始重新思考拍胸舞的每一拍节奏。聪颖的他很快领悟到拍胸舞的绝妙之处,将社会底层群众的内心感受,用肢体语言融入舞蹈中,继而创出了一套郭氏风格的拍胸舞。

  融合 福建民间舞的活标本

  “由于在教学过程中发现音乐不容易搭配,故将‘打七响’改为‘打八响’。”郭金锁告诉记者,“打八响”(即双手在胸前合击掌二次)目前已发展成拍胸舞的基本动作。除了拍胸舞,郭金锁还全面掌握了踢球舞、甩球舞等福建民间舞蹈类型,他借鉴了不少戏曲表演的艺术精华,将它们与拍胸舞相融,形成独特的舞蹈韵味。

  1955年,由郭金锁表演的《彩球舞》《打花鼓》,在福建省业余民间音乐舞蹈会演中摘得两枚奖牌,他也因此破格进入福建省民间歌舞团。1956年,他随团赴北京中南海怀仁堂演出,表演的《彩球舞》获得毛主席称赞。

  1972年,郭金锁被调入福建艺术学校(福建艺术职业学院前身),在教学的同时,他整理了50套原始民间舞材料,录制了30套福建民间舞男女教材采集录像,填补了学校在民间舞教学上的空白。1990年,作为首批入台交流的文化使者,郭金锁将拍胸舞传授给台北歌舞团的舞者,被誉为“福建民间舞的活标本”。

  传承 三代人坚守拍胸舞

  拍胸舞动作以趋于单一节奏的击、拍、夹、跺为主,风格粗犷、热烈。“很多人一开始并不爱学,觉得是乞丐才跳的卖艺舞蹈,但后来都被这种艺术所深深吸引。”郭金锁告诉记者。

  如今,小儿子郭锋继承了父亲的衣钵,成为泉州市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泉州踢球舞(南安)代表性传承人,在福建民间舞坛中有了自己的发展和传承。作为福建艺术职业学院的一名老师,郭锋在授课中大胆创新,将各种现代舞蹈节奏、动作、韵律融入拍胸舞中,给传统的拍胸舞注入了新的艺术感染力。

郭氏老中青三代坚守拍胸舞。受访者 供图
郭氏老中青三代坚守拍胸舞。受访者 供图
助推福建民间舞的发展,年逾八旬的郭金锁(中)还不时登台。福建日报通讯员 科比 摄
助推福建民间舞的发展,年逾八旬的郭金锁(中)还不时登台。福建日报通讯员 科比 摄

  另一方面,郭金锁的孙子郭子成也加入到拍胸舞的专业表演中,成为郭家拍胸舞的第三代传承人。2015年,年近八旬的郭金锁曾带领郭锋和郭子成,演绎了老中青三代同台跳拍胸舞的风采,获得社会各界的称赞。

  破局 非遗还要“活态”传承

  不过,说起拍胸舞的传承,郭金锁还是颇为忧虑。在福建艺术职业学院的舞蹈专业中,芭蕾舞、古典舞和现代舞由于市场空间大,学习的人很多。而福建民间舞蹈,每班每周只有两节课。“现代文化的冲击,让一些福建民间舞蹈渐渐淡出舞台。”他忧心地告诉记者,现在的学生对街舞等新舞种如数家珍,却不了解《彩球舞》《采茶灯》《走雨》等福建民间舞蹈曾创造过的辉煌。他坚持认为,非遗需要“活态”传承。

  “其实父亲就是一位身体力行‘活态非遗’的传承人,几十年如一日,他集舞台表演、教学授课、文化传承的行动为一体,推动拍胸舞走向人们生活的各个角落,释放它最大的文化价值。”郭锋告诉记者,近年来,越来越多人开始重视拍胸舞,福建民间舞蹈也在福州的一些中小学和高校推广开来。

  记者了解到,为了延续拍胸舞的火种,从2003年开始,泉州十五中便开始开展“拍胸舞进校园”活动,设立学生社团,编写拍胸舞校本教材。这些活动延续至今。

  在厦门海滨公园,有一处造型为三位艺人表演拍胸舞的雕塑,他们是拍胸舞技艺最精湛的三位老艺人,其中一位就是郭金锁。如今,另外两人已经谢世,郭金锁是全国唯一一位全面掌握拍胸舞的民间舞蹈家。

  “腰不行了,腿也不太能走。这是我十几岁时表演受伤落下的病根,现在只要稍微跳的脚步重一点就会酸痛。”尽管如此,耄耋之年的郭金锁在起舞时,仍有着与年轻人一样的风采与激情。拍胸舞特有的韵律,在他身上久久回响。(记者 林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