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网福建新闻正文

福建:摸清生态家底,给绿水青山“标个价”

——

2019年08月02日 15:58:42 来源:福建日报
分享到:      
国家森林城市厦门。姜克红 摄

  编者按:7月19日,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就“坚定不移推动绿色发展的福建实践——加快建设高素质高颜值的新福建”举行发布会,“生态福建”再次引世人瞩目。作为全国首个国家生态文明试验区,福建扛起“绿色担当”,积极开展生态文明体制改革综合试验,为完善生态文明制度体系探索路径、积累经验。

    新闻发布会上,省委书记于伟国向中外记者推荐“秀美的武夷山”“温情的鼓浪屿”。这是福建的两张金字招牌、旅游胜地,环境十分优美。难能可贵的是,为了摸清生态环境家底,福建省选取武夷山所在的武夷山市和鼓浪屿所在的厦门市,分别作为山区样本和沿海城市样本,开展福建省生态系统价值核算试点。试点的目的,是将无形的生态算出有形的价值,为生态保护与绿色发展提供可评价、可考核的量化依据。目前,两个试点城市均已获得阶段性成果,绿水青山终于有了“价值标签”。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这个发展理念深入人心。然而,如何评估“绿水青山”的价值?作为《国家生态文明试验区(福建)实施方案》部署开展的38项重点改革任务之一,福建省选取武夷山市和厦门市,先行先试探索开展生态系统价值核算试点。为此,成立由省政府统一部署、省市协调联动、国家级团队技术支撑的组织推进架构,并邀请国内知名院士、专家组建顾问团。

  经过两年多努力,目前,两市均已形成生态系统生产总值(GEP)核算报告等阶段性成果。

  1827.02亿元,厦门自主完成2018年度GEP核算

  近日,厦门市生态环境局发布了一组重要数据:2018年,厦门市生态系统价值量为1827.02亿元,其中休憩服务价值占绝对优势,占比达83.80%。与2015年相比,2018年生态系统价值增加了624.01亿元,其中休憩服务价值增加610.17亿元,其次是物种保育更新服务,价值增加了16.31亿元。

  这一核算结果,直观地体现了绿水青山与金山银山之间的密切联系,展现了厦门生态文明建设和绿色发展的成果,也标志着厦门初步具备生态系统价值业务化核算能力。

  其实早在去年11月,厦门市就发布了《厦门市生态系统价值核算报告(白皮书)》,公布了2015年厦门市生态系统价值量。但这个核算体系是由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专家团队主导的,具有极强的专业性,无法由当地业务部门自主完成。为此,厦门市积极开展生态系统价值业务化核算体系研究与应用,并采用业务化统计核算模型重新核算修正了2015年生态系统价值量。

  “从模型到应用、从理论到实践,厦门进行深入研究与探索,创造性地设计了厦门特色的生态系统业务化核算体系。”厦门市生态环境局综合与科技处处长李友谊说。

  生态系统价值核算涉及的数据量多、面广,所以光数据搜集就开展了四轮。同时,为了寻找实际数据与演算数据、方法准确和客观结论之间的平衡点,核算课题组在满足核算结果准确性的前提下,尽量简化数据搜集和核算操作的难度,使得生态系统价值核算这一项掌握在专业核算人员手上的“高冷”技术,成为政府各相关业务部门可自主操作的工具。

  在专家团队设计的“科学模型”核算基础上,厦门又进一步对不定性的参数进行固化,形成简单的核算公式。同时,锁定涉及的7个业务部门的日常监测、统计等管理数据,设计了18套业务表格,构建了可在厦门本地实现的业务化“统计模型”,并在全国率先创建生态系统价值业务化核算体系。

  根据各相关部门按统一规范填报的数据,厦门生态环境局于今年7月基本自主完成了2018年度全市生态系统价值核算。这一核算结果与采用科学模型进行核算的结果相比,误差在规定范围内,是厦门生态系统价值的真实体现。

  作为厦门生态系统价值核算的专家团队负责人,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张林波研究员说:“我们专家团队从一开始就以业务化为目标,进行了大量深入研究和设计工作,提出核算科目筛选‘八大原则’,并设计了科学模型,为后期业务化打下良好基础。今年初以来,在构建统计模型过程中,厦门核算课题组非常认真细心,政府相关业务部门也通力配合,因此生态系统价值核算业务化工作进展得非常顺利,效果比预想的还要好!”

山水林田湖草,让武夷山成为一个和谐的生命共同体。黄海 摄

  占比97.6%,武夷山森林生态系统服务价值最高

  武夷山是世界文化与自然双遗产地,有“天然植物园”“昆虫世界”“鸟的天堂”“蛇的王国”之誉。这块生态宝地,如今也有定量评估的“价格”了。

  2018年10月28日,武夷山市生态系统服务价值核算项目成果在北京通过专家验收。经初步核算,2015年生态系统服务价值约2219.9亿元。

  生态系统服务价值是指人类直接或间接从生态系统得到的利益。在确定生态系统服务价值核算指标体系时,充分考虑武夷山承担水源涵养、水土保持和生物多样性维护等重要生态功能的特点,从生物多样性物种保育服务和文化服务、气候调节服务等七个方面,重点对森林、湿地和农田三类生态系统价值进行核算,打造“山区样本”。

  利用遥感影像、实地调查、资料收集、问卷调查等方法,收集涵盖“山水林田湖草”生态系统全面数据,采用统计调查法、模型法、能值法等方法计算出生态系统的实物量,再运用市场价值法、替代价值法、模拟市场法等方法,最终核算出生态系统的服务价值。

  由此,武夷山不仅摸清了整体生态系统的价值家底,还摸清了不同生态系统的价值家底。在森林、湿地、农田三大生态系统中,森林生态系统服务价值最高,占97.6%。同时,还摸清了不同区域生态系统的价值家底。从区域看,星村镇不仅生态系统服务价值最高,而且生物多样性服务价值也最高,2015年价值核算为377亿元。

  在动态掌握生态系统价值情况的基础上,武夷山着手开展“生态银行”试点工作。2018年先期由五夫镇开展试点,积极探索“绿水青山转化为金山银山”的实现路径。

  通过构建“专家委员会+政府+平台公司+市场主体+村集体+农户”六位一体的运作体系,五夫镇将“生态银行”打造为一个资源整合平台,统筹开发山、水、林、田、湖、茶等多种生态资源,让沉睡的资源获得定价流转,并走出1+1>2的价值实现路径。五夫镇兴贤村将7栋烤烟房与150亩农田聚合为一个“资产包”流转给客商,让客商得以借景一条原生水岸,变废旧烤烟房为特色民宿,变传统农田为百亩荷塘,变原生水岸为亲水步道,打造“舍仓民宿”项目。从聚合资源的流转中,兴贤村得到12.2万元收入,20个村民获得就业岗位。此外,村民还可通过向“舍仓民宿”提供农副产品获得可观收入。

  GEP数据,为高素质高颜值发展提供决策依据

  清风明月无限,绿水青山有价,但给生态系统核算身价是世界性难题。

  根据沿海与山区不同的区位特点、资源禀赋,厦门与武夷山两市开展生态系统价值核算试点,都取得了阶段性成果。厦门利用专家团队建立的科学模型核算方法,继续深化与细化,不仅自主创建了业务化统计核算方法,使得核算结果可重复、可比较,还借鉴GDP统计年鉴的编制经验,编制了《厦门市生态系统生产价值统计年鉴》,让一系列核算数据得以更直观、准确地展现。

  通过编制《年鉴》,规范了生态系统价值核算成果的展现形式,包括厦门市基本概况、生态资源家底、生态系统生产总值、生态环境保护与恢复投入、分地区生态系统生产价值等。这既是对生态系统价值核算成果的集成表达,也是对自然资源负债表的有机补充。

  翻看《年鉴》,可以了解到,2018年与2015年相比,厦门市生态系统价值量增加了624.01亿元。这说明厦门大气、水环境以及海域环境质量不断改善,同时依托生态资源,绿水青山向金山银山转化取得很大成效。

  对于厦门与武夷山两市开展生态系统价值核算试点的意义与作用,福建省环境科学研究院生态所所长陈弘认为,进一步摸清生态系统的实际情况及其变化趋势,有助于建立生态评价机制,将生态核算指标、经济核算指标、社会发展指标结合在一起,综合反映一个地区可持续发展情况。同时,可将GEP和GEP增长率作为碳汇交易、生态补偿、财政转移支付、生态系统服务有偿使用等的科学依据,培育生态交易市场。此外,通过不同区域的GEP数值以及同一区域GEP的年变化量和年变化率,当地党委与政府可以及时发现生态系统变化情况及其原因,从而进一步明确发展与保护重点、生产力布局和产业转型方向,为高素质高颜值发展提供决策依据。

  相关链接

  为何进行生态系统价值核算

  生态系统价值是自然资源资产的重要组成部分,包括由森林、湿地、海洋等生态系统和水资源、生物资源、海洋资源、环境资源等生态资源构成的生态系统存量价值,也包括由生态系统产生的生态系统产品、人居环境调节、生态水文调节等生态系统服务价值组成的生态系统流量价值。生态系统存量价值类似于经济资产概念中的“家底”或“银行本金”,而生态系统流量价值则类似于银行资产所产生的利息,与经济生产中的GDP相对应,被称为GEP(生态系统生产总值)。

  GDP反映一个地区的经济发展实力,而GEP则反映一个地区的生态环境水平。就一个地区的发展而言,它们就像是车之两轮、鸟之两翼,缺一不可。开展GEP核算,给绿水青山打上“价值标签”,让人们更直观、更清晰地认识到生态资源价值。

  生态系统价值核算可以作为实施资源有偿使用、生态环境损害赔偿、生态补偿与生态产品流转、领导干部自然资源资产离任审计、生态文明绩效考核等的重要依据,并为绿色发展、高质量发展提供有效决策依据。

  核算科目筛选八大原则

  生态系统价值核算是生态文明制度体系建设的重要理论基础。立足为期两年的试点工作,厦门市生态系统价值核算总结出科目筛选的八大原则,具体包括生物生产性原则、人类收益性原则、经济稀缺性原则、保护成效性原则、实物度量性原则、实际发生性原则、数据可获性原则、非危害性原则。

  这些筛选原则为构建生态系统价值核算指标体系奠定了理论基础,是衡量各种生态系统服务是否应纳入核算范围的标尺。(记者 黄雪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