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一张卡,刷出林农幸福感

——

2019年04月04日 11:51:13 来源:福建日报
分享到:      

  春风拂面,草木自由生长。在武平县万安镇捷文村,林农谢永昌正忙着除草,确保林下种植的120亩草珊瑚健康生长。“惠林卡解决了我种植中药材的资金问题。去年农信社对林下产业资产再评估,又追加给我10万元额度,我准备继续扩大林下经济的规模。”他说。

  放眼远山,春意无边。如今,发轫于武平县的集体林权制度改革已走到了第19个年头。一本林权证,实现了把森林资源变成林农资产的第一步,而把“绿色资产”转化为创业资金,还得依靠金融手段。近年来,龙岩大力推进银林合作,率先推出普惠金融产品——惠林卡,并不断升级提升,引金融活水推动涉林产业发展。截至目前,全市已有一万多户林农直接受益。

  林农贷款有困难

  来到谢永昌家中,他在桌上排出自家的林权证。粗粗算过,林地面积达1000多亩。

  千亩林地的产权来自林改。2001年,始于捷文村的林改明晰了林权,包林到户,让“山定权、树定根、人定心”。林改也释放了强大的生产力,林农造林育林的热情空前高涨。武平有林地324万亩,其中商品林占到七成以上。种树前景虽好,但一次性投入大、回报周期长。因为缺钱,竟陆续有林地撂荒了。

  森林不能马上变现,想过上好日子也要靠“短线投资”。说起投资,还是需要钱。

  既然手握林权,林农能否像抵押房产一样,从银行获得贷款?

  龙岩市林业基金管理站站长梁益鹏告诉记者:“在实际操作中,金融机构面临山林价值不好评估、贷款短期限与林木生长长周期不匹配、林农难以承受贷款高利息等问题。林地变现困难重重。”

  尽管如此,围绕“资源变资金”的金融探索从未止步。2004年,武平县在全国率先开展林权抵押贷款试点工作。但根据规定,一旦发生资金风险,银行难以处置林木资产,效果不甚理想。2013年5月,武平更进一步,成立林业资源评估中心、林权收储担保中心、林权资产交易流转中心,政府注资成立担保基金,意在消除银行的风险顾虑,实现林权直接抵押贷款。

  这些创举缓解了一些林农的燃眉之急。差不多在那时,谢永昌也申请到了林权抵押贷款,搞起了林下经济。“问题是评估时间太长,流程有些麻烦,费用也比较高。还要提早申请,不然就会耽误农时、错过市场良机。”他表示。

  老谢道出了许多林农的心声。实际上,这一模式的林权抵押贷款授信规模增长有限。此外,对一些林地面积较小、林地联户的林农的资产评估也成问题。

  “有效破解林农融资难、融资贵等难题,关键是要简化手续、降低融资成本。”龙岩市林业局局长张田华说。

  金融创新激活森林

  转机发生在2017年,全国深化林改现场经验交流会在武平举行。会议指出要创新机制体制,持续深化林改。以此为契机,龙岩市银林部门通力合作,提出在“全国林改第一县”打造“全国林权贷款第一卡”的构想。同年7月,龙岩农信社在全国率先推出针对林农的普惠金融产品“惠林卡”。

  “林农用林权证直接办卡,一次性授信5年、最高30万元,授信额度内循环使用,随贷随还。”武平县农信社理事长阙臻介绍说,相比此前的林权抵押小额贷款,惠林卡免评估、免担保,收费更低,期限更长。

  很快,便捷实惠的惠林卡就受到林农的普遍欢迎。和谢永昌一样,捷文村林农李广军也是惠林卡第一批受益者。2017年,他获得惠林卡授信额度15万元以后,投资60万元创办了武平县青山果蔬专业合作社,吸纳林农51户,发展脐橙种植400多亩。

  “村里几乎家家都有本林权证。大家把贷到的资金聚在一块,发展规模林下产业就有了条件。”李广军说。去年,林下仿野生灵芝种植进入了李广军的视野。由他带头,合作社里的4名林农通过申请惠林卡贷款,投入近百万元建立“兴林灵芝基地”,种下100多亩仿野生灵芝。

  没想到当年就喜获丰收。“按照市价,每亩纯收益有1万多元,不仅当年回了本,而且还赚了不少。”李广军说,“今年计划引导更多林农申请惠林卡贷款,准备将灵芝基地扩大至400亩的规模。”

  为提高这项普惠政策知晓度,龙岩各县区各显神通,农信社也发挥网点优势,将“惠林卡”政策宣传到每一位林农:武平县加强林权服务,基本完成百分之百林农建档;连城县在重点林区乡镇组织开展了“惠林卡”产品推介会;上杭县采取“背包银行”方式走村入户,让有资金需求的林农不出乡镇即可办理……

  在惠林卡推出的当年底,中国银监会、国家林业局、国土资源部联合出台关于推进林权抵押贷款有关工作的通知,龙岩市的相关经验被作为“可复制、可推广的良好做法”,写入文件正式向全国推广。

  涉林产业也能贷款

  武平县城厢镇云礤村位于梁野山核心景区。海拔600米,风景宜人。随着森林旅游的兴起,云礤村里聚集了30多家森林人家。2011年,在外打工的钟庆瞅准商机,回到村里办起森林人家梁野轩。

  “创办之初,每个房间只有一张床、一条凳子,空调卫浴通通没有。盛夏时节,容易捂出一身汗。其他休闲娱乐场所基本没有。”钟庆坦言,梁野轩规模不大、设施不齐导致客人有限,每年的收入营生有余而改善设施无力。

  梁野山满目森林,为何不抵押林权申请贷款?村支书邱国忠道出缘由:“云礤村所有林地全部被划为生态公益林,林农自然没有林权证。”

  “惠林卡最大特点在于‘惠’字上。只要林农有需要,就算没有林权证,我们也要创造条件努力满足。”张田华说。随着惠林卡推广不断深入,龙岩林业部门协同地方农信社对林农办卡申请实行“优先调查、优先授信、优先用信”,其中包括对符合贷款条件的林农实现百分百授信。由此,贷款范围逐渐由林权抵押贷款拓展到造林抚育、竹林垦复、花卉苗木、林下经济、森林旅游、林产品采集加工等涉林领域,有效满足了林农资金需求。

  钟庆因此受益,贷款20万元用以提升森林人家。2018年,梁野轩陆续配齐基础设施,新增了观光休闲长廊。“去年我们接待了将近两万人次的游客,纯收入达到40多万元。”他说。如今,除了餐饮住宿服务,钟庆的生态果园也已发展到80多亩,种下6000多棵果树供采摘体验,还办起农产品体验中心。一年四季活动不断,游人如织。

  据了解,在云礤村的森林人家中,已有九成以上经营者通过惠林卡申请到了贷款,森林人家整体环境大大改善。

  此外,龙岩市林业、财政、金融主管部门和信用社分别出台了系列优惠政策,进一步提高惠林卡的普惠性。最主要的是,给予惠林卡贷款贴息,对林农在推广期内通过惠林卡取得的贷款,按实际贷款额的1%给予贴息;符合中央或省级林业贷款贴息条件的,优先申报上级部门3%的贴息。

  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2月,全市共发放“惠林卡”10321张,授信金额达87070万元,用信金额达56642万元。(刘必然 黄筱菁 王发祥 孔素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