侨领林文镜与江阴港的故事

——

2018年07月11日 11:20:06 来源:福州晚报
分享到:      
林文镜在江阴港第一个码头开工仪式上。史兵 摄

  在林文镜生命最后这段日子,有件事让他十分高兴,这就是福州市委、市政府决定全力建设江阴港。每次听到江阴港三个字,他的眼神都特别亮。每次听到江阴港哪怕再小的进步,都能让他有过节一样的感觉。得知消息的那天晚餐,他高兴得比平日多吃了半碗饭,还坚持让人扶着他多走了800步,他想积蓄体力,看到江阴港年吞吐量突破500万标箱的那一天。

  与发现江阴港有关的故事

  林文镜当年在福清执着寻找可建大港之处的劲头,让读着“老三篇”长大的人,不止一次称之为“新时期移山愚公”。

  寒冬腊月,曾冒着刺骨冷雨跋涉在海边泥滩的林文镜,雨侵风吹,患上感冒,发起高烧;酷暑七月,曾顶着热风骄阳在岛礁上穿行的林文镜,因高温中暑,被送进医院……直到1992年隆冬的一天,他来到福清最南端的江阴半岛。

  江阴半岛真有建世界级大港的条件吗?林文镜立即着手用科学数据来论证自己的直觉。

  在江阴半岛未购下一寸土地的林文镜,捐出200万元,对江阴半岛进行全方位的勘探、测量、评估、规划。

  1993年底,科学勘探印证了林文镜的独到判断——参与勘测、规划、评估的台湾专家,对江阴港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赞叹不已,给出的结论是:世界少有。

  与推介江阴港有关的故事

  发现江阴港,仅仅是成就江阴港万里长征的第一步。此时的江阴半岛,仍是藏在深山里的佳丽,无人相识。有时林文镜与人说起江阴半岛,说起江阴港,对方还以为指的是江苏的江阴市,十分不解,说:“林先生,江阴是临长江啊,如何能建国际大港?”

  这让林文镜意识到,必须向海内外推介江阴半岛,推荐江阴港,否则江阴港将长久地躺在由勘测、调查报告构成的纸堆上。

  林文镜重金从台湾请来一批设计师、规划师、经济师、项目评估师,对开发江阴港做整体规划和开发计划。在反复调查、研究的基础上,为江阴大港描绘了发展蓝图:具体包括:深水港区、电厂区、一贯作业炼钢区、中下游产业区、基础工业区、进出口中心区、转运中心区、高科技园区、新市镇生活中心区。建设目标是:亚洲最大的海港,甚至是世界上最大的海港之一;亚洲最大的物流中心;中国东南沿海现代化的临港重化工业城。

  在这之后,林文镜又出钱请台湾专家依此编绘、制作了《福州江阴营运中心》宣传图册。从那以后,林文镜带着这江阴港有史以来第一本自我推荐的宣传册,走南闯北,向中央和各级地方领导反复宣传开发江阴港的价值、意义,呼吁江阴港建设能早日进入政府决策和具体实施阶段。

  正在林文镜向海内外执着推荐江阴港时,亚洲金融风暴爆发。原准备投资江阴港的一些海外巨商放弃了投资打算,消息传来,林文镜连累带气病倒了。平时能连打两场篮球赛的他,突然觉得心口直疼,自己也搞不清是心脏累出了毛病,还是着急生气心痛……林文镜飞往北京体检,随带的物品中最重的就是200本《福州江阴营运中心》宣传册。

  话说林文镜那次进京体检,有关部门领导和不少朋友得知消息后,都赶来看望他。只要有人来,他都立马腾地一下坐起,掏出宣传图册,向来人介绍福清江阴港,滔滔不绝……弄得医护人员都笑了,“这老先生哪里是来住院体检的,简直是来这里开新闻发布会的。”

  出院前,医院建议林文镜到北京香山静养半年,有关部门还为他安排好了疗养的别墅。林文镜哪有这心情,虽然在医生交待医嘱时他一个劲地点头说好,但一出院,他就径直奔向飞机场,回福清了。他惦记着江阴港。

  与投资江阴港有关的故事

  2000年2月19日,第三届世界福清同乡联谊会在林文镜建的福清会展中心举行。会上,林文镜与福州市港务局、福清市政府签订了联合投资建设江阴港协议,林文镜和一批印尼侨商组织的外方集团占股49%,福州市港务局、福清市政府联合占股51%。

  在1997年的亚洲金融风暴中,印尼侨商损失惨重。外方投资集团中不少人开始退出投资江阴港并劝说林文镜也一同退出。林文镜没有应允,独自扛下了外方49%的股份。

  事情的发展,再次令林文镜完全没有想到。

  林文镜独自承担了外方全部股份之举,意想不到地给了那些持观望态度的外商以坚定的信心。他们认为,像林文镜这样成功的企业家如此看好江阴,敢投如此巨额资金建港,说明这个投资项目成功的把握极大。于是,原来谁也不愿要的股份,成了人人都抢着要的宝贝。一时间,想用高价从林文镜手上买点股份的人天天上门,出的价码也越来越高。人人都以为,林文镜这下可以大赚一把了。

  有一天,正在新加坡家中的林文镜,突然接到新加坡港务集团打来的电话,说集团领导人想请林文镜吃饭。林文镜想到新加坡港务集团是全球港务业龙头企业,拥有集装箱年吞吐量世界第二的业绩,自己要建江阴港,有好多问题刚好要请教专家,决定赴宴。

  席上,新加坡港务集团直截了当地提出:“我们想参与江阴港开发,希望您能让出一点股份给我们,每股加多少钱,一倍?二倍?三倍?四倍?我们好商量,反正我们已决定投资江阴港了。”

  林文镜一开腔,语惊四座:“我可以把股份让出一些给你们,我也可以一分钱都不加,但我有一个条件,这就是你们要将新加坡港务方面的经验、技术、客户资源和航运网络全部带到江阴港来,你们要负责用最先进的港务经验营运江阴港。”

  满场惊愕,“林先生此话当真?”

  林文镜:“一言九鼎。”

  “不是戏言?”新加坡港务集团的几位领导不约而同地望了望林文镜面前的酒杯,发现林文镜滴酒未沾。

  林文镜显然看到了对方的目光,说:“非戏言,非酒醉。”

  新加坡人再问:“为什么?”

  林文镜毫不隐晦自己这样做的目的:“因为我想借重你们的经验和人脉,这样能更快建起江阴港。”

  “江阴港非你一人的,你何必要放弃个人的发财机会?”

  “我爱家乡,我想让我们中华民族能够快点富强起来,能够再也不受到侵略、欺侮,每一个炎黄子孙都能昂着头挺着胸膛走路。”新加坡生活着不少当年因国弱民穷难以生存被迫下南洋的中国人,在座的不少新加坡人就是他们的后裔。他们很快读懂了林文镜,他们知道眼前坐着的是一位爱国爱乡的可敬老人。

  林文镜说:“我可以将我的股份中的50%不加一分钱给你们!”

  太意外了!新加坡人欣喜异常,他们本来做好了艰苦谈判的准备。

  过了几天,林文镜又接到新加坡港务集团的电话,林文镜以为这次人家是专门答谢自己,他去了。

  还是开宗明义,还是直截了当,对方请求林文镜将自己江阴港的股份再让一些给新加坡港务集团,并保证用最快的速度将江阴港建成,此次他们还提出了一个更新的目标:把江阴港建成中国沿海集装箱干线枢纽港。

  林文镜笑了,再次将自己现有的股份出让了一半。

  林文镜对家乡真诚无私的热爱,再一次感动了所有合作者。后来,新加坡港务集团没有食言,他们派出了最优秀的港口建设、运营专家团队,使江阴港开港不久即迈入集装箱大港之列。

  与建设江阴港有关的故事

林文镜在福清参与建设融侨经济技术开发区时的晨练归来照片。刘琳供图

  2000年8月,福州江阴国际集装箱码头有限公司正式成立,林文镜出任副董事长。庆典仪式后,江阴一号5万吨级集装箱码头随即开工。从那天开始,林文镜最常去的地方就是码头建设工地的铁皮活动房。

  毕竟是七十开外的人,再棒的身体,也经不起一而再、再而三的体力透支。2002年10月,林文镜飞往北京办事,连轴转,终于累倒了,住进了北京阜外医院。医院在做了全方位检查后,发出了病危通知书,并通知他的家人火速赶来。

  夫人、儿子、女儿及弟弟妹妹一家家都来了,福州市、福清市领导也赶来了。此时,林文镜已难以开口说话了,医院方面认为他病情非常危急,每个亲人只能依次进病房里见他一面……此情此景,让所有火速赶来的人悲从心来……

  第二天,林文镜的病情稍微有些稳定,他一直比划着要见人,医生说:“给你20分钟,你要见谁?”

  出人意料的是,林文镜要见福清市领导。

  当福清市领导伏下身来问候林文镜时,林文镜没有回答他的问候,而是急急地说:“如果我身体不行了,你一定要把江阴港建成,中国经济越发展,一定越会发现江阴港的重要性。”

  看到福清市领导使劲地点了点头,林文镜才放心地闭了会眼睛,似乎是在积蓄力量,有更重要的事要说。果然,过了一会儿,林文镜重新睁开了眼睛,说的全是如何建江阴港,一直到医生第三次来提醒“谈话到此结束”时,他才打住。

  第二天,林文镜的病突然好转。医生也搞不懂,到底是什么原因让这位老人的疾病,突然有了神奇的转机。这次出院回福州,他坚持要从长乐机场行山间小路先到江阴港。担心行路颠簸,随行医生说他不宜下车行走。他说:“让我坐在车上看一眼,我想得太厉害了!”医生发现,因大病初愈,加上舟车劳顿,林文镜的双眼一直有些无神,可到了江阴港码头时,却突然放亮,炯炯有神。

  对老人来说,这些年最好的消息,莫过于江阴港的点滴进步。(刘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