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域治水综合管护”的荔城实践

——

2019年05月16日 09:10:47 来源:福建日报
分享到:      
水清岸绿的延寿溪莆田学院附属医院河段 本报记者 陈盛钟 摄
水清岸绿的延寿溪莆田学院附属医院河段 本报记者 陈盛钟 摄

  兴化古府、荔林水乡。作为莆田市创建全国水生态文明城市的典型示范区域、全省首批综合治水试验县(2017—2019年),近年来,荔城区以全面落实河长制为抓手,在全市率先探索建立城乡一体、水岸协同保洁机制,PPP治水+水质考核模式,污水整治、城乡覆盖模式,智慧水务、科技管水模式等荔城治水模式,在全省树立“全域治水综合管护”的治水典范。

4月以来,荔城区新度镇莆秀路开始实施农村污水整治PPP工程。图为排污顶管铺设作业现场。 本报记者 林爱玲 摄
4月以来,荔城区新度镇莆秀路开始实施农村污水整治PPP工程。图为排污顶管铺设作业现场。 本报记者 林爱玲 摄

  PPP引来治水大项目

  4月以来,荔城区新度镇莆秀路段施工忙,路面每隔十几米就有一个顶管施工井,工人们在井下进行顶管铺设作业,一段段长约2米、直径0.8米的管道在井中接连。除了主干道凿井施工,大小污水管网正在全镇接轨。

  污水管网铺到家门口,让蒲坂村后戴自然村村民戴清洪开心不已,村民们的生活污水被统一收集起来,以后再也不用排放到沟渠里了,离家不远的河道将不再散发难闻的恶臭,村居环境将大大改善。

  2017年8月,荔城区采用PPP模式启动农村污水整治项目,对外招标,充分利用社会资金,节约成本,计划通过3年建设,全面实现荔城区污水整治工作。该项目工程包括城区雨污分流工程、建制村污水治理工程、安置房污水收集处理提升工程、外消防系统增设四大工程,主要建设三格化粪池、污水管网和污水处理设施,总投资约9.79亿元。

  “2018年5月,荔城区农村污水整治PPP项目中标联合体与荔城区住建局共同签订PPP项目协议,成立莆田市荔城区荔清环境投资有限公司,采用现代法人治理结构保证项目顺利建设投运。”荔清公司工程部工作人员向记者介绍,荔城区这种创新的投融资机制,就是PPP模式,即政府和民间资本合作,共同建设公共设施项目,该做法有效缓解了荔城治水的资金压力。

  眼下,荔城区106个建制村的农村污水整治PPP工程正全面同步开工。据荔城区建设局提供的资料显示,截至今年第一季度,已累计完成2.7万户三格化粪池,已建农村生活污水主管111公里、生活污水支管18公里,已完成2座污水处理站和9座污水提升泵井建设,3座污水处理站和8座污水提升泵井在建。

  作为全省首批综合治水试验县,荔城区创新融资渠道,探索出公私合营的PPP模式,还撬动了荔城区南洋水系水环境综合治理PPP项目落地,目前该项目已经完成合同签订并投入施工。

  “位于新度镇的桥头河先行段工程,初步设计已通过专家评审,目前正在进行河道清淤与护岸建设。”荔城区水环境综合治理项目经理王世孝向记者介绍,木兰溪南岸的南洋水系水环境综合治理项目主要包括河道整治、截污治污、生态修复、景观建设、智慧水务等,总投资约24.4亿元,涉及的主次河道总长约61.6公里,包括桥头河、东郊河、新度河、步云河、溪东河等河流。

  早在2015年,莆田市就出台《关于推广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PPP)模式的指导意见》,明确推广运用PPP模式的基本原则和主要任务等。在治水领域,荔城区巧将充裕的民资“活水”引入,公私联动,达成共赢。

荔城区黄石镇河长办工作人员利用“河长云”APP开展巡河督办工作。本报记者 林爱玲 摄
荔城区黄石镇河长办工作人员利用“河长云”APP开展巡河督办工作。本报记者 林爱玲 摄

  专业“扫把”长护河清

  素有“鱼米之乡”之称的黄石镇华堤村位于木兰溪下游冲积平原南洋水乡之地,村内东湖水碧波荡漾,绿柳倒映水中。“五一”期间,前来踏青的游客络绎不绝。沿着河岸亲水步道漫步,岸边绿树环绕,鸟语花香,很难想象这曾是被违建占用的河道。

  变化的背后,是华堤村在河道整治上花的功夫。华堤村村主任谢金华介绍,过去河道被随意占用,违法搭建现象严重。2017年,村里投资200多万元进行河道整治,共拆除占用河道违建2400平方米。在对河道清淤的同时,对河岸美化绿化,把村庄打造成环境优美的新型农村和幸福家园。

  “村里聘请2名专职保洁员,不定时巡逻,捆绑保洁岸上的绿化带和河道。通过制定村规民约,村民们都自觉参与到护河爱河行动中。”谢金华说,如今河道清澈、村庄整洁,村民的卫生意识也提升了。市场化保洁模式运作一年多来,华堤村不仅刷新了“颜值”,还提升了村民的幸福感。

  华堤村是荔城区河长制实施“水岸协同、属地管理”的典型村。为建立河道长效管理机制,该区在全市率先提出按照“水岸协同、属地管理”原则,将路面与河面保洁纳入同一队伍负责,推行城乡环卫购买社会服务一体化保洁制度,将环境管护的“大扫把”交给专业机构,实行城区道路清扫保洁、乡镇道路清扫保洁、乡镇垃圾转运、河道保洁、城区公厕管理等内容。

  “以前岸上的清洁工把垃圾倒进河里,河道保洁员把河里的垃圾捞上岸,互相推卸责任的现象时有发生,水岸协同管护避免了互相推诿的现象,这是荔城区河长制工作的一大亮点。”荔城区河务中心负责人翁秀华介绍,该区购买社会服务一体化保洁项目,3年投入3.24亿元,实现“水岸协同”常态化保洁。荔园路以内河道采取购买社会服务方式,市场化运作。荔园路以外河道由各镇街成立专门的保洁队伍,区财政每年投入400万元用于河道保洁。

  说起河道治理亮点,翁秀华说,该区除了水岸协同管护,还创新模式,推行“5+3”治理方式。“5”是指石材加工企业、机砖厂(含传统砖瓦窑)、废旧塑料回收企业、塑料拉丝编织、翻砂铸造等五类小行业企业。“3”是指小流域整治、黑臭水体整治、畜禽整治。岸线蓝线一步到位是该区河长制工作的另一亮点。对有护坡的治理河段,一并将岸线蓝线范围内的生态绿化治理到位。截至目前,南北洋主干已完成整治(结合蓝线划定)106公里,完成主干流总长度的75%。

  同时,荔城区还建立大联合执法平台,把河道巡查纳入网格化管理。网格员可把河道巡查结果直接反映到网格化平台,区河长办的网格专线接收后,下发给各镇街河长办落实处理并反馈,群众及网格员也可通过微信中的微网格平台进行事件反映。

  人技合一智慧治河

  “河道保洁是一项长期工程,不能松懈,必须保持高度警惕。”作为拱辰街道下亭河的河长,余金阳养成了日常巡河的习惯。通过步履不停地走访观察,他早已把下亭河的“臭脾气”摸得一清二楚,哪里有排污点、哪里容易有淤泥,他心中都有数。

  每一条河道不仅有自己的“脾气”,还标配了双河长的名字。截至目前,荔城全区208条河道共497.246km,其中市级2条、区级8条、镇街级39条、村居级159条,配备了148位区、镇(街)河长,119个涉河村庄河道专管员120人。一级河长、二级河长、网格长、河道保洁员每天不间断巡查,通过工作日报和微信群及时报告问题、措施、整治进度,并且建立了严格的问责制度。

  河道整治后,保持良好的水生态环境才是长久之计。翁秀华介绍,为提高河道治理的信息化水平,该区建立健全河道专管员制度,要求河道专管员每天巡河一次,利用手机APP进行动态巡河,做到早发现、早处理。

  近日,北高镇竹庄村巡河员翁金祥一如往常来到埕美河畔,打开“河长云”手机APP开始巡河。巡河过程中,他发现河中有树干、垃圾等漂浮物,就拍照留下记录,将现场水污染问题上传到“河长云”。当天上午,北高镇水利站干部潘加裔在“荔城河长制综合管理平台”的“涉河事务”中看到翁金祥巡查的问题,随即向竹庄村反馈,督促及时处理。

  不仅河长们实现了“电子巡河”,安装了污染点源检测系统后的智能河道也能“开口说话”了。在APP全天候在线监测下,一旦突发黑臭现象,专职人员立即引清调度,增加河道水体更新频率,同时采取生物手段强化水质调控,净化水环境。“河长云”APP提高了河道管理的科学化、信息化、智能化水平,河长办、河长可以在第一时间通过平台梳理、反馈、解决案件。

  作为手机APP动态巡河的进一步延伸,包括“一个智慧水利门户、一批智慧化业务应用系统、一张水利专题图、一个水利数据中心、一张智能感知网、一套保障体系”的“6个1”主体建设成果的智慧水务综合信息管理平台已初现雏形,未来将利用物联网、云计算、大数据等先进技术,保障“一心两湖三流域”的治水工程建设管理、治水工程建后管护、综合水利信息化等工作开展。

  此外,荔城区还设立区检察院驻区河长制办公室检查联络室,直接对河长办开展联合监督相关工作事宜,加强沟通协作,及时掌握工作动态,具体落实涉河涉水领域两法衔接工作长效机制,针对重点区域、重点问题,部署开展专项行动,依法严厉打击涉河涉水违法犯罪,提升打击违法行为的执行力和威慑力。(记者 林爱玲 通讯员 朱崇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