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家上学”被叫停 “私塾”教育到底该如何存在?

——

2017年03月19日 14:47:10 来源:中国新闻网
分享到:      

  中新网福州3月19日电(黄雪玲)“我孩子从3岁幼儿园开始,就在‘华德福’上学,现在是小学二年级,已经五年了。”来自福建福州的秦琴近日向记者表示。

  秦琴所说的华德福,是一所游离于系统学校教育之外的私塾学校。全国类似的私塾有数百家,其中绝大多数没有在教委注册,“华德福”也是其中之一。

  尽管教育部日前发出通知,要求高度关注接受“私塾”等社会培训机构教育的学生,不得“擅自在家学习”,但秦琴仍然表示,相比于把孩子送进传统学校,她更愿意继续选择私塾教育,为孩子提供相对更自由的成长和学习环境。

国学热催生私塾教育

  撕开教育的一个缺口?

  在中国,秦琴并非唯一选择让孩子“在家上学”的家长。据公开资料显示,民办非营利机构21世纪教育研究院课题组在去年2月24日发布对现今中国“在家上学”的调查结果显示,截至2016年2月,中国已有约6000人实践了“在家上学”,全国约5万名家长有意尝试这一教育模式。

  福建福州的周云秋也是其中之一。2008年,周云秋将在读小学三年级的孩子转入当地的一所私人创办的国学堂。

  “传统课堂太无趣。”在谈起转学的初衷时,周云秋说,传统课堂除了将孩子束缚在座位上,还设置了繁重的课程、考试,为应试而产生的教学方法,无异于打击学生积极性,也容易造成思维固化。

  “相比学习成绩,我更关注老师在互动过程中对孩子的关注。”周云秋希望,能有一所既关注孩子个性发展,又能大量学习中国传统文化的学校,让孩子成为一个“认识自我、有素质”的人。

  最后,周云秋将目光放在一个由朋友开设的私人国学堂。在这里,课程内容以国学和英语为主,加以大量的阅读课,此外,国学堂还会对外聘请教师,教授书法、武术、弹琴等课程。

国学热催生私塾教育

  对于普通中学的数理化等科目,国学堂学习的时间则相对较短且集中,并不深入学习。周云秋介绍,“比如初一数学,1、2个月就会学完,初中的物理、化学,只在暑假期间用1个月补习。”

  对于国学堂侧重国学和英语,“轻视”数理化的做法,周云秋也十分认同,“也许一百分的试卷,孩子在学校可以考90多分,现在只能考60多分,但我觉得60分和90分的成绩,对他的人生并没有太大的差别。”

  国学堂这种承袭旧式教育的新模式,周云秋实践了8年,她认为,让孩子走进私塾学习国学的选择,现今看来也是十分正确的。

  今年寒假,周云秋的孩子和两个学生一起前往澳洲进行文化交流,三个人全程用英文编排、讲解、组织了一场一个多小时的晚会。现场他们表演京剧、武术、书法,弹琴、创作对联,和当地人分享中国传统文化。孩子在回来后,告诉周云秋,当地人夸奖他们“从你们身上看到了一个不一样的中国。”

  如今,周云秋的孩子已经读到高中二年级,今年9月,将去澳洲继续读高二,并升入当地的大学。出国读书,是这一类孩子大多数的选择。但周云秋认为,“他们的幸福感,不应该从这里获取,孩子并不会因为考上大学就一定很幸福,考不上大学就很悲惨。在这个时代只要肯干,总是能够生存下去。 ”

  缠夹不清的私塾教育问题

  “私塾”就像一座“围城”,不断有家长想进入,但也有家长选择了离开,陈黎就是其中一个。

  半年前,陈黎也曾锁定“华德福”学校。那一天,在“华德福”的亲子课程上,当华德福校长在演讲中讲到自己带孩子们外出游学以及遍访名山只为寻找一位制茶师傅时,家长们被深深感动了。

  此外,老师对用餐食物的严格选择,以及用理解、引导、换位思考的方式来带领孩子,让陈黎对“华德福”好感倍增,当即决定将4岁的孩子送入像一片世外桃源的“华德福”课堂。

  然而,在“华德福”半年,陈黎就下定决心让孩子退学,让孩子回到了传统的幼儿园。

  “私塾的理念很吸引人,真的进入其中却并没有那么美好。”陈黎坦承,“华德福”和自己事先想的并不太一样,“办学水平还比较低下,且存在各种各样的问题”。

  为了孩子的入学问题,陈黎绞尽脑汁。她考察了福州的几所“私塾”,都无法放下心来。例如,位于福州三坊七巷的某国学书院声称“首创中西合璧课程,全国独步领先”,其课程包括灵动英语、灵动甲骨文等。但对于这样“打包票”似的招生广告,陈黎坦言困惑大于期待,而且对幼儿课程的设置表示怀疑。

  为此,陈黎还总结了私塾教育至少存在的三方面问题:一是指导思想和现代教育理念格格不入,例如要求学生只能接触木制品,穿着素色衣服,下课后不与人接触,半年时间后孩子性格变得内向、不愿与人接触;二是不少教师观念刻板,且缺少和家长沟通,孩子在学校的表现一周仅有一次反馈;三是师资堪忧,不少教师是半路出家,缺乏资格审查和从教训练。

  如何规范“私塾教育”

  “‘私塾’可以成为学校教育的补充,但绝不能取而代之。”福建省教育厅基础教育处处长陈祥祯认为,《义务教育法》中规定了义务教育具有强制性、免费性的两个属性,因此,义务教育始终是接受基础教育的主流,各种形式的“私塾教育”都不具备替代它的功能。

  陈祥祯提出,义务教育之所以叫国民教育,是因为它有系统的教育体系,目的是为了培养适合社会运转、有基本能力的公民,对于适龄儿童而言,义务教育不仅仅是知识和技能的学习,更是人的社会化的重要过程。

  国家为何不主张“私塾”教育方式?陈祥祯认为,一些“私塾”“读经班”弊端不少,有教育质量无法保证的隐忧和风险。此外,如果贸然允许学生在家学习或允许家长送孩子到“私塾”就读,一些家长和监护人可能会打着这样的借口不让孩子接受教育,总之,不利于孩子健康而全面的成长。

  “不少学生出于特殊需求,比如身体原因,或在现有教育阶段被边缘化,在家教育成为一种重要的补充教育形式 对于在家上学不应一贯否定。”福建师范大学教育学院张荣伟教授则认为,现代私塾是教育多元化趋势下的必然产物,其合理性在于能够借助小规模的互动,实现个性化的教育。

  张荣伟介绍,上世纪70年代初就诞生了“在家上学”教育模式的美国,已逐步建立起与之相匹配的社会保障、课程设计标准、资源共享体系等。

  数据显示,美国“在家上学”的学生目前已达200万人左右,年龄多在5岁到17岁,占美国学生的3%左右。不少优秀的大学常常接受家庭学校的孩子入学。因为在他们看来,“在家上学”的孩子更成熟,更具有独立思考的能力、创造性,对大学的准备更充分。

  “美国等地的尝试说明了这一模式的可行性,但我国这方面的法律还存在空缺。”张荣伟建议,未来可以通过立法方式规范“在家上学”,既给“在家上学”合法地位,也把实践“在家上学”的父母与教师资质、教育内容、学生的身心健康等都纳入法治框架进行系统管理。(文中人物名字为化名)(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