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籍作家练建安:我爱客家我要为客家乡土放声歌唱

——

2018年02月08日 14:25:19 来源:中新网福建
分享到:      

  中新网福建新闻2月8日电(梁冶杉) 近期,一篇叫《药砚》的微型小说“火”了。2017年12月,湖北省黄冈中学等八所名校2018届高三第一次联考语文试卷选用了《药砚》为文学类文本阅读题(共3小题,14分),随即,中学语文网、语文学科网、教育资源网、高考小说阅读网等相继转载,此后,武汉蔡甸区中学、江西新余四中及上高二中、安徽淮北市中学、山东历城二中、山东寿光市各中学、陕西长安一中、河北易水中学、厦门外国语学校、厦门市各中学、龙岩市侨育中学等将《药砚》列入高三语文联考试题,其中,陕西长安一中、龙岩侨育中学的试卷采用《药砚》同一文本,出题不同,分数也不同,见仁见智。这样,同一篇微型小说,出现了三种不同版本的试题,风行南北诸省。

  《药砚》叙写汀江流域一位身怀绝技的私塾先生忍受欺辱、以德报怨的故事,体现了传统儒者的“仁爱”与“宽恕”,小说洋溢着农耕社会的人文事象和浓郁的客家地域风情。

  《药砚》发表于《天池》2016年第6期,入选微型小说选刊杂志社《2016年中国微型小说排行榜》,排名第15位,同时,入选长江文艺出版社《2016年中国微型小说精选》。

  这篇小说的作者,此前也有《大木桶》《九月半》等微型小说入选中学语文试卷。他是福建籍作家练建安。

福建籍作家练建安(右二)。
福建籍作家练建安(右二)。

  文坛“老兵”

  说起练建安,福建文坛很多朋友并不陌生,他开了个博客叫“客家老练”。练姓者,到了一定的年纪,许多人爱自称老练,这就好像是他家乡武平县的许多朋友爱自称“梁野山人”一样。

如果从1985年8月获福建省高教厅主办的全省大学生征文二等奖算起,练建安写作至今已经有三十多年了。
如果从1985年8月获福建省高教厅主办的全省大学生征文二等奖算起,练建安写作至今已经有三十多年了。

  这个老练,写作的时间较长。如果从1985年8月获福建省高教厅主办的全省大学生征文二等奖算起,至今已经有三十多年了。

  1993年9月,老练主笔了6集电视连续剧《刘亚楼将军》,由长龙公司摄制后,上了中央电视台。他热爱文学,边走边唱,2005年调入《福建文学》编辑部时,已年届不惑。

  《福建文学》编辑部出人才。老练是个很称职的编辑,获过华东地区优秀期刊编辑奖。如今活跃于福建文坛的青年作家,有相当一部分是老练“发现”的。老练写过一篇文章,发表在《福建文学》上,题为《没有发现,他们本来就在那里》。在2015年武夷山改稿会中,老练对福建青年作者作品如数家珍,他当时即将调往冰心文学馆任分管学术的副馆长,点评格外认真、动情。与会者夸赞他是“人才挖掘机”。

  在《福建文学》编辑部整整工作10年,老练完成了自学考试中文本科和文化社会学在职研究生学业,其研究生毕业论文《从军家到客家——中小族群的实证研究》获最高分,至今为母校文化社会学范文。指导老师刘大可教授说,近10万字的毕业论文,功底扎实,实证逻辑严密。可见其用功之勤。老练写作,一专多能。散文、小说都入选过《福建文艺创作60年选》,在《福建文学》编辑部期间,老练出书15册200余万字,加入了中国作家协会,两次破格取得了“二级文学创作”职称,专家评定为优秀。老练与宋四根大校主持的集体作品《八闽开国将军》,获广泛赞誉。这是“三部曲”,丛书、画传、纪录片。其中50集《八闽开国将军》列入国家重大理论文献电视片,全片1000分钟,为省级开国将军传记电视片之最,中宣部、中央党史办、军事科学院等审片专家誉为“半部军史,英雄史诗”。老练为总编导兼总撰稿。苦与累,不必多说了。老练说,三部曲,纵横几万里,看书千册,历时十余年。总结经验,一是感情,二是认真。

  2017年6月16日,“福建作家网”公布了福建省第30届优秀文学作品榜暨12届陈明玉文学榜上榜名单,练建安《鄞江谣》(刊《长城》2015年第4期)获年度短篇小说榜作品。

  2017年12月29日,“福建文艺网”公布了福建省第31届优秀文学作品榜暨13届陈明玉文学榜上榜名单。练建安短篇小说《迷云》(刊《长城》2016年第5期)获年度短篇小说提名作品。

  2017年12月8日,练建安儿童文学《古田小红军》(福建少儿出版社2015年出版),入选第三届福建省启明儿童文学双年榜。

  2018年1月19日,福建文艺网公布了2017年福建省重大文艺创作项目影视剧本17部入库作品,练建安《石寮阁》榜上有名,排名第三。

  一年之内,老练连获4项福建省级文学大奖。他说,运气太好了。心中只有两个字:感恩!

一年之内,练建安连获4项福建省级文学大奖。他说,运气太好了。心中只有两个字:感恩!
练建安说,运气太好了。心中只有两个字:感恩!

  藏书家

  老练是一个藏书家,其人其事上过《福州晚报》文化专刊与福建师大图书馆编写的《福建藏书家》。福州大学施晓宇教授曾向老练借过书。他说:“我的文人朋友中,老练藏书可能是最多的。”

  老练在福州的藏书,有2万余册,加上藏在武平老家的,超过3万册,以文史类为主。一度时期,他是左海公园书摊的常客。后来,他多在网上购买,包括“孔夫子旧书网”。这些年,差不多每个星期都有送书的小哥来找他。有同事说:“人家买书是一本一本的,老练是一箱一箱的。”老练爱书数十年,在武平工作时,想买书,又囊中羞涩,于是就为单位食堂搬煤炭并部分承包了单位周围臭水沟的清理,以增加经济收入。

  老练说,藏书是爱好,阅读,备用,养气。其实,很多书,我也只是翻了翻,顶多看看目录。要用时,找得到就行了。对于电子阅读,老练也是喜爱的,手机刷屏、电脑上网是每天的功课。他还买了一个顶级的亚马逊阅读器,放在出行包里,以备不时之需。

  老练的几个精致大书架上,藏有全部文友的赠书。他对老同事、《福建文学》副主编石华鹏说:“我按揭贷款买房子,一部分是为你们的书籍买的,每平米还要交物业费一二块钱。您说,我对朋友怎么样?”

在老练看来,微型小说写作是一种高难度的写作,需要高超的技巧,言有尽而意无穷,是尺幅千里,是纳大千世界于芥子。
在老练看来,微型小说写作是一种高难度的写作,需要高超的技巧,言有尽而意无穷,是尺幅千里,是纳大千世界于芥子。

  行走家乡田野

  老练连获福建文学“上榜奖”和“提名奖”的两篇短篇小说《鄞江谣》和《谜云》,都发表在大型文学期刊《长城》上。这两个短篇小说,实际上是由10篇微型小说组成的,笔断意连,与《药砚》为同一系列。

  老练真正意义上从事微型小说创作,是2000年前后,彼时,在《海峡都市报》等副刊发表了一些作品。十多年来,在数十家报刊发表微型小说五百余篇(次)。

  在老练看来,微型小说写作是一种高难度的写作,需要高超的技巧,言有尽而意无穷,是尺幅千里,是纳大千世界于芥子。在其形制上,体现其“小”,在其精神世界上,则应该包含优秀文学作品的全部要素。

  在我国传统文学中,尤其是唐宋以来的大量的笔记小说中,微型小说比比皆是,手法千变万化,令人目不暇接。因此,向传统文学致敬,从传统文学中吸收丰富的营养,可能是微型小说创作的一个重要途径。老练说,我的“床头书”包括了大量笔记小说,常读常新。以古观今,以今鉴古,传统文学经典为我们的微型小说创作提供了源源不断的活力。上述提及的《鸿雁客栈》《针刺》等作品,是从笔记小说中获得灵感,注入现代生活感受和客家地域特色而进行的再创作。

  此外,民间故事、民间生活也是微型小说创作的重要源泉,老练曾花了很多的时间在闽粤赣边客家地区采风,撰写了大量的“客家武林掌故”,在《闽西日报》《客家纵横》《客家》《武林》《精武》等报刊发表,后结集成《客刀谱》,23万字,2008年由海风出版社出版。老练说,这些作品,是民间故事、传奇“原生态”的记述。严格意义上说,不是纯文学作品,其中却包含了大量的“闪光点”。通过小说手法深化、升华这些“民间掌故”,成为我创作微型小说的一个追求。我创作的《葛藤坑》《决斗》《纸花伞》等等是其中代表作品。其中,《葛藤坑》在《短小说》发表后,被香港《夏声拾韵·微型小说》选为头条,微型小说名家凌鼎年先生点评说:“写出了大军过处、刀光血影中的若许温馨。”《民间故事选刊》将《葛藤坑》选为2011年第8期“精彩首页”。《纸花伞》在《短小说》发表后,为《小小说月刊》2011年第4期选载。

  老练说,我和《微型小说选刊》特别有缘,这家刊物的每期的发行量为数十万份,是“全国百种重点社科期刊”、“华东地区优秀期刊”。《炒黄豆》等曾被选载。《微型小说选刊》2011年第13期又从《小小说月刊》转载《纸花伞》,此后,选载了拙作《红叶》《传人》《传拳记》《七里滩》《隔山浇》《狨家变》《铁关刀》《铁桥仙》《梦幻江湖》等一系列作品。《传拳记》入选了《2014中国年度微型小说》。在“武陵杯”世界华文小小说大赛中,《传拳记》在3000多篇应征作品中脱颖而出,入围前20名。

  多年来,老练对南方客家民系的文化进行了系统的学习,“文献研究”和“田野作业”都做得比较扎实。这时,老练对客家民间传奇进行了新的思考,这就有了《大木桶》《点血形》《破铜锣》三篇微型小说。《大木桶》叙写“大木桶”民间之侠的“重信誉”“一诺千金”,发表于《文艺报》2012年8月10日“鲁院专版”,《小小说选刊》于2012年第18期转载,《南方农村报》2012年11月3日又从《小小说选刊》再次转载,此文入选“漓江版”小小说年选及天地出版社《中国最好的小小说精选集》。老练说,相对而言,我更看重《破铜锣》,这是另类的“江湖决斗”故事,“破铜锣”或“扶铜锣”的困惑,体现了人性的光辉。

  《文艺报》是中国作家协会主办的权威报纸,近年来,连续发表了练建安创作的客家微型小说《大木桶》《五色鱼》《雄狮献瑞》和《阿青》,对他鼓励很大。

  2010年以后,老练花了大约五年时间撰写长篇历史文化散文集《千里汀江》,由海风出版社出版。老练从汀江的源头一直“走”到潮汕入海口,阅读了大量的文献资料。老练对这条客家母亲河更为热爱,有了更为深切的感受。因此,以“千里汀江”为空间,写了一系列“客家乡土侠义小说”。老练比较满意的有“汀水谣”、“鄞江谣”、“风水诀”、“客家江湖”“迷云”系列。这些系列作品,发表于《长城》《福建文学》《山花》等刊物,大多数被《微型小说选刊》《小小说选刊》《小小说月刊》《民间文学选刊》等名刊选载,并收入了一些出版社的选本包括年选和排行榜。

  近年来,老练的微型小说集《客刀谱》《鸿雁客栈》《客家江湖》《鄞江谣》分别在海风出版社、百花洲文艺出版社、台湾爱华出版社、江西高校出版社出版。

  老练说,我爱客家,我爱微型小说,我崇尚侠义,因此,我将继续创作“客家乡土侠义小说”。在我的梦想中,是循序渐进,目标是创作“千里汀江”长篇小说。我感恩文学。我要为客家乡土放声歌唱。(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