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ny的“精酿”人生

——

2017年11月13日 11:56:44 来源:中国新闻网福建-海峡西岸
分享到:      

  “以酒明志,是我酿酒的信念。”Tony坚信,酿造精酿啤酒是一个自我实现和表达的过程。

左图:精酿啤酒的多元化和个性化,让Tony感受到创作的惊喜与快乐。右图:对于林时超来说,他的人生就像一杯精酿啤酒,所经历的一切都只为了最后发酵成熟的那瓶“人生IPA”。(李南轩 摄)
  左图:精酿啤酒的多元化和个性化,让Tony感受到创作的惊喜与快乐。右图:对于林时超来说,他的人生就像一杯精酿啤酒,所经历的一切都只为了最后发酵成熟的那瓶“人生IPA”。(李南轩 摄)

  精酿啤酒是什么味道?

  精酿啤酒师林时超的回答是:“我喝过不下百种的精酿啤酒,却至今无法定义它,就像我无法定义永远在变化的人生。”

  “它的多元化和个性化,如同每个人的人生经历”

  啤酒是全球最古老的饮品之一。根据原料和发酵工艺的不同,啤酒通常可以分为精酿啤酒和工业啤酒。

  其中,精酿啤酒大多采用顶层发酵或者常温发酵的艾尔(Ale)工艺,IPA(印度淡色艾尔啤酒)就是精酿啤酒中较为常见的种类。

  设计配方、熬煮、沉淀、发酵……林时超以酿酒的过程来比喻自己的酿酒生涯,“酿造精酿啤酒有固定的程序,却没有固定的配方。它的多元化和个性化,如同每个人的人生经历。”

  2007年毕业的林时超,尝试过多种职业。“我在酒吧、咖啡厅都打过工。后来决定去厦门开民宿。”那时的林时超并不知道,当他在各个职业里辗转学习时,命运早已开始为他设计那款名为“人生IPA”的配方。

  对精酿啤酒的热情,沸腾不止

  2013年,林时超开始在厦门曾厝垵经营自己的第一家民宿。当林时超坐在民宿里过着“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生活时,一杯精酿啤酒“倒入”他的生活,激起无数洁白的酒花。

  林时超回忆道,自己和精酿啤酒的第一次相遇,就是在他的民宿中。当时,民宿的店长为他带来了一杯淡色艾尔啤酒,这杯精酿啤酒独特风味的激发了他自己酿酒的想法。

  从那时起,林时超开始在网上购买酿酒器材,找不到的就自己动手制作。

  回忆起那个时期,林时超的母亲彭红笑着摆摆手,“那时候,家里的厨房摆满了他的酿酒器材,他还时不时自己改造设备,一会钻孔,一会焊接,就像着了魔一样。”

  为了酿出更好的精酿啤酒,林时超开始通过各种渠道接触精酿啤酒圈,找寻自己钟爱的味道。 通过不断的积累,林时超攒够了“原材料”,摸出了酿酒的门道。他对精酿啤酒的热情,犹如正在熬煮的麦汁一般,沸腾不止。

  “以酒明志,大抵如此”

  2015年,林时超的妻子陈丽莉怀孕了。当上爸爸的林时超决定,关掉厦门的民宿,回到家乡福州,成立精酿啤酒吧“兔子洞”。

  熬煮了许久的热情,终于开始回旋沉淀,进入了那罐名为“兔子洞”的发酵罐中。

  从开始酿酒到成立酒吧,林时超坚持每月酿一次酒。“烫脚IPA”就是他的得意之作。在酿造这款新酒时,林时超不慎被烫伤了脚面,却还是坚持酿完酒再去治疗。

  “为了‘纪念’这次意外,这款酒被命名为‘烫脚IPA’。”酿造啤酒已融入林时超的生活。他将儿子的小名取名为“麦芽”,时常跟着爸爸去酿酒的“麦芽”已成为酒吧的“常客”。

  “在酿酒过程中,你可以在遵循传统酿酒程序的基础上,添加你想尝试的元素,表达你想倾诉的情感。以酒明志,大抵如此。”林时超坚信,酿造精酿啤酒是一个自我实现和自我表达的过程。

  电影《阿甘正传》里说,人生就像一盒巧克力,你永远也不知道下一个是什么滋味。对于林时超来说,他的人生却更像一瓶精酿啤酒,从设计配方到糖化过滤,他所经历的一切都只为了最后发酵成熟的那瓶“人生IPA”。(文/林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