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闽商》金砖国礼创造中国白的顶峰

——

2017年12月06日 15:36:55 来源:中国新闻网福建-闽商
分享到:      

    谈起厦门金砖国礼,陈仁海激动了:“‘中国白’创造了新的历史巅峰,让世界共享‘中国白’。”这位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著名的国礼大师,真性情!

11月初,《闽商》采访团队在德化与陈仁海面对面。

这是一位激情洋溢、具有极高美学素养的艺术家;也是一位具有战略前瞻、产业洞察的企业家;还是一位具备独特思维、创新理念的营销专家。

说到金砖国礼,陈仁海激动之情溢于言表,因为这不是他个人成功的激动,他已经得到足够多的荣耀。他说,这是德化白瓷的集体成功,是德化瓷艺家的集体成功,也是创作团队的成功。

这次成功,从创意、设计、工艺上都有创新性的突破,在影响力上更是无与伦比。因为厦门金砖会晤,让德化白瓷——已经在欧洲流行数百年的““中国白””——再一次惊艳世界:十六件国礼中,十五件出自德化;国宴餐具,也是德化白瓷。陈仁海,是其中的核心成员,做出巨大贡献。

本次厦门金砖会晤,成“德化主场”,进一步提高了德化白瓷世界地位。

 “这是以瓷纪史。”陈仁海说。

 

中国白创造新历史

在厦门金砖会晤国宴上,采用的是陈仁海团队创作的《四海同心》。

陈仁海的《四海同心》系列国宴瓷,包括金砖元首杯、餐具、茶咖、洗漱、文房用具等多达118件(套),是厦门金砖会晤的国宴餐具用品。

 “金砖会议国家元首使用的这个瓷器,要有五个方面的内涵,它要体现身份、要体现艺术,还要品质高雅,而且是科技集成,还要具备传世的元素。”根据这五个要求,陈仁海带领团队夜以继日、爬山涉水设计制造出系列国宴瓷器。

首次亮相的“中国白”全釉瓷筷子,创新性的材质让它成为整套餐具中的又一点睛之笔。记者体验了一下元首瓷筷子,实在难以形容,只能用“感觉很棒”来描述。

 “以后我们对德化餐具的宣传要点,就是抓住这一点:让人类生命活得长寿一点点。这是有道理的。你用木质筷子,上面容易滋生细菌;用塑料筷子,在高温下容易分解出对人体有害物质;而我们的元首白瓷筷子,是在1300多度高温下烧制出来的,安全、卫生、绿色、环保,减少了人体有害物质摄入,精选的陶土中微量元素对人体健康是有益的。”陈仁海说。

这是从科学角度、实用性角度来解释德化瓷器的日用价值。从艺术价值来说,本次金砖会晤上的创意、设计、制作,都是非常高难度的。“它要表达出会晤的国际性,还要融入中国文化,融入厦门文化,以及德化独特的陶瓷艺术,是一个全方位的融合。”

单纯从餐具的文化、历史价值来说,《四海同心》这样的作品,陈仁海也不愿意将它们当做普通的商品销售。历史上的“贡品”,只是给供应皇家某种独特的产品,而金砖会晤指定元首用品,体现的是一个国际级的“超级贡品”,具有世界性的含义在内,而且具备了艺术性、科学性、事件性、纪念意义,有传世价值,只能是小批量生产,向有特定需求的高端人士供应。

 

一场与时间赛跑的“艺术战争”

“这是一场战争,让‘中国白’走向世界的战争,也是与时间赛跑的艺术战争。这也是国家使命,大国担当,一次伟大的机遇。世界了解中国文化,首提‘中国白’。这也是唯一的以中国命名中国艺术表现形式。”陈仁海说,“不管怎么评价都不过份,历史上‘中国白’从未与像如此重大的金砖会晤历史事件结合,并产生如此完美的结果,所以我说这是‘中国白’创造了新的历史巅峰。”

陈仁海的“夜以继日”,是因为要在规定的时间内,拿出创意设计稿;设计稿出来之后,在规定的时间内,第一批作品出台;第一批作品经过组委会专家鉴定之后,根据组委会要求,要完成“提升”。所谓的“提升”,简单说就是在原来基础上重做。

 “这不是买卖,这是展示一个现代大国文化自信的作品,我们做的是以瓷纪史,纪念厦门金砖会晤大事,纪念这一段德化白瓷灿烂历史。因为金砖会晤的国际性,所以产品要体现金砖特点;要体现当代中国的大国风范;还要充溢丰满的闽南地域元素,最后还要结合‘中国白’的艺术个性。需要点点滴滴创意、布局、完善。然后还有成型、制坯、烧制等诸多关卡考验。”

 “做一件国礼,一个小团队加班加点就能完成。但这次任务量非常大,时间也很紧,不但要制造国礼,还有整套的国宴瓷,需要大团队作战。可以说是一场与时间赛跑的艺术战争。”陈仁海说,“厦门金砖会晤国家用瓷项目,参与团队自掏腰包,自行研发设计,自己生产,单单我们的项目做下来,就累计投入超1000多万元。如果用金钱来衡量,我们得不偿失,但上升到白瓷的历史荣耀,我们恰逢其时的这代陶瓷人义不容辞,这么多陶瓷艺术家齐心协力为这一盛事凝聚智慧,贡献力量,应该说史无前例,是历史给予德化瓷的机遇和检阅,至于花了多少钱,每个人为此瘦了多少斤,这都是小事,能够参与到这样重大的历史事件中,能够向世界展示‘中国白’瓷雕艺术,本身就是一种巨大的荣耀,创作过程,就是灵与肉的考验与洗礼。”

陈仁海的“爬山涉水”,也是值得大书一笔。仅仅为创意好餐具上的鼓浪屿日光岩图案,陈仁海多次登上厦门日光岩,从多个角度去欣赏、体验、感悟日光岩,由此带来艺术创作冲动,最终形成以大写意金饰的艺术手法,以简炼、纯净和流畅的金色线条,抽象而抒情地描绘日光岩的雄浑形象。

在时间紧、要求高、任务重的情况下,陈仁海带领自己的团队,在完成国宴瓷基础上,又为厦门金砖会晤,赶出了5件国礼,分别为《四海和尊》《同舟共济》《鸿业远图》《吉祥如意》和《玉荷溢芳》。

 

“国礼”专家陈仁海

陈仁海不是因为厦门金砖会晤“一举成名”的。在中国陶瓷艺术界,陈仁海是当仁不让的领军人物之一,他也是中国陶瓷界最受关注的十大人物之一。他还是当代中国“新名窑运动”的主要倡导者和引领人,以他名字命名的“仁海窑”,位列当代中国十大名窑——“‘中国白’·仁海窑”。

这位陶瓷艺术家,是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优秀艺术家,曾经获得北京奥运会美术大会唯一最佳创意奖。因为作品艺术性高、创新性强、科学性明显,他的“中国白”作品,是中国重大外交活动的首选国瓷,作为国礼送给世界上各国国家元首,以及国际组织领导人。曾有人称之为“国礼专业户”,陈仁海也因此成为现代高端艺术瓷器的代表人物。

2009年的共和国60华诞,陈仁海创作的《元首杯》作为国礼,赠送给世界上170多位国家元首。2012年,他的作品《富贵临门》作为国礼,由胡锦涛主席和夫人刘永清赠送给柬埔寨国王西哈莫尼。“中国白”嵌中国红瓷雕作品《人和寿长》,由中国政府作为国礼赠送国际奥委会终身名誉主席萨马兰奇和奥委会主席罗格……

被陶瓷界誉为“千年一宝,世界瓷王”的上海世博会5.6亿元的镇馆之宝——《世博和鼎》,也是陈仁海的杰作。这是陈仁海运用“中国白”瓷花捏塑技艺,创作了世界第一尊纯手工制作的大型孤品瓷鼎。鼎高129厘米,直径72厘米,形态雄浑壮观,捏塑精致美观。鼎身上,中国吉祥纹饰和世界和平标志性符号相映成趣,鼎内牡丹花、玉兰花、梅花、菊花竞相开放,其中牡丹富贵逼人,玉兰高洁芬芳,梅花傲骨凌然,菊花灿若繁星,栩栩如生翩翩若舞,一片生机、一团和谐。由于《世博和鼎》具备独特的艺术价值、科技价值、收藏价值、历史价值,世博会组委会特地为之购买了5.6亿元人民币保险。

不仅于此,陈仁海还创造了无数个第一:全国现代瓷第一个进故宫、全国第一个制作瓷雕砚文具、“中国白”平面最大、故宫收藏史上最年轻的作者。他的诸多作品,被国内外多个国家级文博单位收藏。比如《母亲,我回来了》《紫归牡怀》《携手共荣》《梦回大唐》《气挟风雷》《奥运和鼎》《天圆地方》《圣洁之灵》《天鹅飞舞》《天地人和》等被北京故宫博物院、台北故宫博物院、南京博物院、中南海紫光阁、中华世纪坛、中国国家博物馆、人民大会堂、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世界贸易组织、英国大英博物馆等国内外国家级文博单位所收藏。

 

家学渊源名师指点成就大国工匠

在艺术上取得巨大成就,还是世界瓷都德化人,诸多人以为陈仁海也是出自一个陶瓷世家。这是一个美丽的误会,陈仁海的出身,是真正意义上的“教育世家”——他的祖辈上溯15代都是私塾老师。不过,正因为“书墨瀚香”的熏陶,陈仁海从小对书画艺术表现出特殊兴趣。陈仁海的曾祖父,是德化颇有知名度的私塾老师,对书画极为痴爱,以至于时常预领了薪金去买字画,弄得家里有时需借米下锅。他的祖父及父亲继承了这一雅好,每年春节初一到十五,天天在大厅里挂出家中收藏的字画让家人评点。在这样的氛围浸染长大的陈仁海,从小就开始天天作画练帖。

而在成长过程中,诸多名师指导,让陈仁海的艺术天赋得以充分发挥。

陈仁海从永春师范学校读书时,一边继续自己的爱好——书画。他对书画的痴迷、以及灵感,引起名誉校长、来自澳门的书法家、诗人梁披云先生的注意。梁先生把启功等老前辈艺术家的地址和电话留给陈仁海。

陈仁海非常珍惜这样难得的机会,就经常给启功等老前辈写信,告诉他们自己生活在偏远的山区,但从小就对书画等艺术痴迷,希望能通过通信向他们学习。他的诚挚打动了艺术界的泰斗们,在信里对其进行指点,并把自己的作品随信一起寄来让他观摩。就这样,陈仁海在年少青春的时候,与不少大艺术家结成“忘年交”,还特地利用寒暑假去北京向老艺术家们请教。

在老艺术家的指点下,陈仁海得到全方位的进步,并逐渐形成自己对艺术创新的深刻理解。而他的每一个作品,都有极强的创新力量体现。

家学渊源、名师指点,让陈仁海在瓷艺日新月异,成就斐然。他对市场的敏锐,也是独辟蹊径、别有新意。

陈仁海在艺术上取得成就之后,不耽于“自娱自乐”,因为它还有更远的路,他不但想恢复“中国白”的历史地位,更想让“中国白”为现代、为未来创造新的历史。

 “金砖会晤是德化白瓷的一次历史性机遇,总书记说,办一个峰会,激活一座城,德化白瓷要充分抓住‘让世界共享“中国白”’这个机遇,进一步扩大德化白瓷在国内外的影响力。要让人们认识到,德化白瓷是世界高端白瓷的代表,也是中国文化的代表。从市场角度来说,德化‘中国白’是消费升级的重要组成部分,这个市场说开了是无穷大,是一个万亿级的市场。但这个产业要打开,需要几个方面的共同努力,比如主流要融入,省市县各级政府要予以推动,艺术家要进一步打磨工匠精神,营销团队要有的放矢,要有改革创新精神。我现在在自己的作品上,都有自己独特的二维码,在白瓷上烧制二维码,这是国际上的首创,也是时代特征的具现。比如几百年后人家看到陶瓷作品上有二维码,马上就能考证出是出自我们这个时代的作品。创新无止境,一定要有时代的元素。”陈仁海对德化白瓷,是爱之深思之广。

而他的思路,尤为特别,差异化营销,别有“风韵”。“就说金砖会晤国宴瓷系列,本身创作难度就大,产量有限。那么我们可以根据市场需求,做顶配版与标配版。”陈仁海谈起“中国白”的推广,也有“独家秘笈”,“全套国宴瓷系列,就是顶配版,但我不会在市场上销售,这不是价格问题,这是“中国白”的地位问题。有收藏需要的客户,那么我们可以沟通以哪一种模式达成一致。这样“中国白”的地位就能充分体现出来。我们在国宴瓷上,投入巨大的时间、精力、资金,需要从市场销售中得到补充,那么我就根据客户需做标配版,这样我们前期投入可以得到一定的回报,而客户也能得到满足。”

陈仁海说,“中国白”要走差异化营销路线,把“中国白”做专做精,不能把这么好的作品做成低端,这是中国瓷器中代表性作品,有艺术价值、有科技含量,还有独特魅力。

   “白色,没有别的颜色可以代替它出场,这是大自然赋予人类最好的颜色,象征着高级、高贵、严谨、严肃,又蕴含着神圣、纯洁、单纯,是至高无上的。”陈仁海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