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峡姐妹》胡娟:奉献也是自我升华

——

2018年03月14日 11:32:03 来源:中新网福建-《海峡姐妹》
分享到:      

  “大目溪小学在坡脚,就像是在一个凹进去的坑里。每次只要车从土坡上开下去,那些学生看到了以后,就会像接亲人一样,喊着老师来了,老师来了,一窝蜂的全冲过来,主动帮你拎水杯,拿录音机……”胡娟说,就是因为这些点滴的感动,让她非常愿意给他们上课,而且非常有成就感。

  乐在其中

  2007年,刚进福建省艺术馆的胡娟对艺术扶贫还不太了解。福建省艺术馆原馆长吴志跃对她说,你们这些年轻人要懂得吃苦,你们要去下乡,去做这项工程。于是,她怀着害怕不能把学生教好的忐忑心理踏上了旅程,却没想到一直坚持到现在,而且乐在其中。

  胡娟说,当初很爽快地答应,后来才发现这是件苦差事。因为所有参与艺术扶贫的老师都是没有中午休息时间的,每到下乡日,老师们刚吃完午饭就要出发去山区的小学。“夏天的时候,天气热本来就容易犯困,经过长途爬涉后更困,但还是要打起精神上课。”

  山区学校的条件十分简陋,教室里的桌椅垒在一起就是学生们的练功房,尘土飞扬的操场也成为学生练舞的地方。胡娟记得,学生们在操场上跳起舞来满脸尘土,有一名同事十分心疼学生,就把馆里多余的红地毯带去学校,和学生们一起把它铺在操场上。

  下乡多了,胡娟真真切切地看到山区孩子的生活,才体会到他们的不易。有一名学生中午不回家,胡娟问他为什么不回去?他拿出一个地瓜告诉她,中午就吃地瓜。“很心酸,可是想到自己能给予他们帮助,就觉得很开心。”

  不解之缘

  胡娟觉得,有时候一件小事就可以改变孩子的一生。有的孩子天生嗓子好,天生就是吃这碗饭的人,可是苦于没有好的老师,家长没有足够的钱让她去学习而放弃。

  她回忆道,有个学生曾对她说,老师,我经常在家里看电视,看到杨丽萍阿姨的舞蹈,我就爱上了跳舞。可舞蹈培训班在城关,离我们学校很远,而且爸爸妈妈没有那么多钱、也没有那么多时间来接送。以为没有机会学习舞蹈的时候,你来了,我终于有机会实现梦想了。

  “每次他们都是盼星星、盼月亮一样等着我们来。虽然是两周一次课,很多学生却一直带着舞鞋和舞衣,生怕哪天老师来,会因为没带舞鞋和衣服。”胡娟说,虽然这都是一些细节,但是让她觉得非常感动。

  就是因为这样的感动,让胡娟不断地想要付出。“很多同事都在说奉献多了,自己个人也在升华。”胡娟表示,这不仅仅是在无偿奉献,也是自己个人素质提升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他们不谈钱,只是为了孩子们的需求,而这个过程会让她感觉到自己的价值,也和学生们结下了不解之缘。

  带伤上阵

  刚开始开展艺术扶贫的时候,由于师资、资金短缺,很多福建省艺术馆的志愿者只能兼顾好几个山区学校。只要孩子们渴望艺术,他们就会迎难而上。而现在的艺术扶贫已经升级,把孩子引领到各种赛事、表演,让孩子多看看外面的世界成为主要的目的。

  由于长时间用嗓,又没好好休息,胡娟生病了,声带小结。然而光明小学的学生们即将参加荆溪学区艺术节表演,节目才排到一半。这时的胡娟发声已经很艰难,医生也嘱咐要禁言,可为了学生能顺利上台表演,她只好忍着病痛,叫了当地学校的一个老师配合,一个喊拍,一个排舞,把舞蹈编好。

  “最值得高兴的是,这支舞蹈还让学生们获得了一等奖。”胡娟说,现在的光明小学由于开展艺术特长兴趣班,生源越来越好,人也越来越多。光明小学校长说,这真正地做到了三个满意:学校满意、家长满意、老师满意。

  2013年的一天,给山村学生们上完课后,返途的途中遇到车祸,车上三位老师受伤,胡娟本人脚部骨折。

  “受伤后孩子们纷纷来信询问我的病情,他们的天真质朴让我十分感动。一方面是怕我不能再去,他们的舞蹈课就会中断,另一方面,他们也真情地流露着对我的爱。”胡娟说,出了交通事故后艺术馆领导决定让她先养好伤再说,但是看了孩子们的来信,她决定不能耽误给孩子们上课。

  “当我走进课堂时,全班的孩子们既高兴又不知道怎么表达,稀里哗啦地流着眼泪。这时我更感觉到他们对我的需要、对艺术的需要以及我的价值。”胡娟说道。

  后来,根据艺术扶贫工程真人真事编排的小品《带我起飞》在第十二届“华东六省一市戏剧小品大赛”中荣获金奖,故事讲述的就是艺术扶贫工程志愿者陈老师因车祸造成脚部骨折,每周要去山村小学上一次舞蹈课的她坚持履行承诺,带伤来给孩子们上课。演出中,带伤上课、选舞鞋给爷爷、过生日等细节全部源自真人真事,胡娟在短剧中饰演的就是陈老师。

  “短剧中女主角的儿子不理解妈妈为什么坚持教山里的小孩跳舞,却忽视自己。”胡娟说,现实中,她十岁的儿子也有怨言。“他经常说,今天妈妈又要下乡去上课,又要很迟才回家了。他不理解我,觉得我把工作看得比他还重要,忽略他。他怎么会知道,在我心里,他是最重要的,而那些山里的孩子也需要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