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拉克库尔德渐进独立作茧自缚

——

2017年09月30日 11:54:57 来源:北京青年报
分享到:      

  9月29日晚,伊拉克政府将关闭北方埃尔比勒和苏莱曼尼亚两市所有国际航线,切断库尔德自治区通向境外的空中走廊。这是伊拉克政府应对库尔德人单方组织独立公投的惩罚性限制措施之一。根据联邦议会要求,伊拉克政府不仅将接管库区所有出境口岸,向基尔库克等争议区派驻军队,还通电各国政府和公司不得与库区继续石油贸易。伊拉克政府的反制措施得到伊朗和土耳其等邻国积极配合,冒险推动渐进式独立的库尔德人作茧自缚,面临“孤岛”生存。

  25日,伊拉克库区不顾联邦政府、周边国家和国际社会的警告和劝阻,执意在库区内外发起独立公投。27日,独立公投委员会宣布,公投共收集308.6万张有效票,投票率为72%,其中支持票占92.73%,反对票占7.2%,另有约25万张无效票。该委员会称,有效票中包括海外流亡库尔德人的电子票。据估计,中东共有库尔德人3000多万,其中土耳其达2000万人,伊朗约1000万,伊拉克约550万,叙利亚约220多万。此外,欧洲、亚美尼亚和格鲁吉亚等约有1000万库尔德人。

  这次公投不仅覆盖联邦法律认可的三个自治省即代胡克、埃尔比勒和苏莱曼尼亚,也纳入尼尼微、塔米姆、迪亚拉和萨利赫丁等四省部分地区。上述地区曾为库尔德世居土地,上世纪20年代英国推动伊拉克脱离奥斯曼帝国独立后,历届政府通过“阿拉伯化”及强制移民等方式改变人口结构,一度使阿拉伯人和土库曼人成为自治区三省外周边地区的主体民族。但库尔德领导人始终将大库区视为传统领地,长期与中央政府明争暗夺。

  受一战后各民族独立运动思潮冲击及地缘政治力量撬动影响,伊拉克库尔德分离主义运动一直比较强劲,实际成果也最为显著。即使在共和国及联邦制两种政体框架内和平共处,库尔德政党也始终强调库尔德人与阿拉伯人地位平等,反对将伊拉克赋予排他性的阿拉伯属性,也抵制伊拉克与其他阿拉伯国家在泛民族主义旗帜下联合,并宣称保留随时独立建国的权利。伊拉克长期动荡与战乱以及外力介入,特别是萨达姆执政后伊朗和美国的先后主客观支持,使库尔德人分离运动日益炽烈,并用“切香肠”的方式推动渐进独立,逐步形成公投摊牌局面。

  上世纪80年代两伊战争期间,伊拉克库尔德武装即与敌国伊朗联手,对已失战场优势的中央军南北夹击,为此遭到化学武器袭击报复。1991年海湾战争结束后,库尔德人与南部什叶派阿拉伯人遥相呼应再次反叛,美英则划定“禁飞区”压制伊拉克政府出动空军平叛,库尔德地区自此进入“独立王国”时期。2003年美国推翻萨达姆政权,伊拉克传统权力结构和政体被彻底颠覆,库尔德人不仅首次出任总统,还成功推动伊拉克由共和国向联邦转制,进而获得半独立法律地位:库区不仅有独立立法、司法和行政权,还拥有独立武装和边境口岸控制权。

  此后十多年间,持续稳定和安全的发展环境,丰富的自然资源、石油收入和外来投资,推动伊拉克库区城乡巨变,也使分离主义更加发酵。库区政府积极鼓励库尔德人向传统聚居区回流定居,还威胁利诱当地阿拉伯和土库曼居民外迁,推动大库区人口结构逆转。2014年“伊斯兰国”武装夺占伊拉克西北部后,库尔德人上升为美国反恐关键盟友,不仅得到数千美军保护,获取丰厚资金和装备支持,还利用反恐战争攻城略地,扩大和巩固对第二大城市摩苏尔、石油重镇基尔库克的实际控制,为独立公投奠定实力基础。

  伊拉克库尔德领导人一再声称公投不会直接导致库区独立,而是政治意愿表达,是与联邦政府谈判扩大政治和财富权益的基础。也有分析认为现库区领导人已非法执政两年,试图制造危机凝聚民意延续权力。但是,独立公投是极其危险的踩雷行为,是走向法理独立的关键步骤之一,势必招致联邦政府坚决反对,引发伊朗、土耳其和叙利亚等邻国的断然抵制和联手制裁。

  28日,伊拉克库区政府宣布拒绝联邦政府一系列封锁和削权措施,称其为“既违法又违宪的集体惩罚”并将进行法律抗争。伊朗和土耳其不仅快速配合伊拉克政府的空中封锁和口岸控制,还在边境地区举行单边和联合军演进行武装示威。此前,伊拉克、伊朗、叙利亚和土耳其已形成跨派系地缘博弈新轴心,今后,它们势必为维护主权与领土完整而形成新的利益、命运和安全共同体,携手遏制、打击任何一国的库尔德分离主义企图。因此,伊拉克库尔德人自讨苦吃才刚刚开始。(马晓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