降低国有企业杠杆关键在于去除“坏杠杆”

——

2018年04月12日 11:03:20 来源:东南网
分享到:      

  近日,国企去杠杆再次成为关注的焦点。4月2日,中央财经委员会举行了成立以来的第一次会议。会议指出,去杠杆的重点仍然是地方政府和国企部门。

  会议指出,打好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攻坚战,要坚持底线思维,坚持稳中求进,抓住主要矛盾。要以结构性去杠杆为基本思路,分部门、分债务类型提出不同要求,地方政府和企业特别是国有企业要尽快把杠杆降下来,努力实现宏观杠杆率稳定和逐步下降。要稳定大局,推动高质量发展,提高全要素生产率,在改革发展中解决问题。

  我们不难看出,降低国有企业杠杆已经成为中央财经委员会今年首次会议议题化解金融风险攻坚战的“主要矛盾”之一。

  当然,这源于当前我国国企杠杆率较高,尤其是产能过剩的行业杠杆率较高。2017年,中国企业尤其是国有企业杠杆率是下降的,但是并不理想,这说明部分企业特别是部分国企债务问题多仍然是突出问题。换句话来说,目前国企杠杆率较高核心问题在于“坏杠杆”太多。

  2018年1-2月,国有企业负债总额已超过106万亿元,同比增长9.3%。从国企杠杆率水平及占比看,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国家资产负债表研究中心数据显示,2017年,国企资产负债率为65.7%,较上一年下降0.4个百分点;国企债务占全部非金融企业部门62%,较2016年增加3个百分点。从数据我们可以看出,国有企业去杠杆仍是重中之重。9

  国企杠杆率居高不下不仅是本身会引发金融风险,更在于造成了我国金融资源被大量低效、缺乏活力的国企尤其是僵尸企业占据,导致产能结构失衡、高效率民企及高新技术产业信贷被挤压等,最终作用于宏观经济增长层面也会引发金融风险。

  这可以从产能过剩行业中得到佐证。在当前国企中,资产负债率最高的行业,恰恰就是现今我国产能过剩最严重的三个行业,也是影响最大,最需要进行改革的三个行业,分别是化工、煤炭和钢铁。实事求是地说,这些行业固定资产庞大昂贵,企业类型多属于资本密集型,都具有高杠杆运行的性质。

  但问题是,国企杠杆率在于负债缺乏刚性约束,出于国企管理者政绩自身利益需要等多重考量,从而导致不计亏损扩大规模,而非市场效率,进而影响了市场自身调节产能的规律,是造成这些行业产能过剩的根本性原因。而如今,这三个行业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去产能的重点领域,针对国企去杠杆或是去产能最有效手段之一。

  在2017清华五道口全球金融论坛上,信达证券董事长张志刚透露,近两年国企债务违约率直线上升。与此同时,国企是银行贷款的“座上宾”,信贷占据其融资的较大比重,国企导致银行不良率的压力较大。无论是债券市场的违约增加还是银行不良率的上升都反映出个别国企信用链条已经出现断裂,这种断裂一旦蔓延开来,很可能成为经济下行的加速器,严重的话会影响金融市场的稳定。所以,降低国有企业杠杆成为化解金融风险攻坚战的“主要矛盾”之一。

  因此,笔者认为,降低国企杠杆关键在于去除“坏杠杆”:

  其一,降低国企杠杆始终坚持效率原则,去除坏杠杆。主要是坚决加快推动“僵尸企业”债务处置,果断完成国企“僵尸企业”出清;前文所述,去杠杆情况最严峻困难的行业就是化工,煤炭和钢铁行业,某省煤炭行业国企负债率几乎相当于该省一年GDP。尽管这些行业的国企去杠杆是最复杂的,但改革必须有啃硬骨头精神,这些行业的国企坏杠杆不去除,难言国企降低杠杆。

  其二,加快建立国有企业资产负债约束制度,防止新杠杆。缺乏对国企负债的刚性约束是国企杠杆率高的根本性原因。区分不同行业、企业类型设置资产负债率预警线和重点监管线,强化对企业及相关负责人的考核;限制高资产负债率企业过度融资等。同时,改变原先的主要监管企业经营行为的监管方式,转变为主要监管资本,强化出资人的资本意识,通过提高国企效率让国企资产负债率保持在合理水平上。

  其三,推进市场化、法治化债转股,避免降低国企杠杆的硬着陆。国企体量大、就业人员多,牵一发而动全身,降低国企杠杆最好的出路之一是推进市场化法治化债转股,特别是市场化债转股与建立现代企业制度、国有企业混合所有制改革等有机结合,有助于提升国企效率,为国企赢得新的活力,最终减少国企降杠杆的社会成本与经济成本。(盘和林 作者系中国不良资产行业联盟首席经济学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