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中国人要有“中国底气”的大国心态

——

2018年04月12日 11:05:16 来源:半月谈
分享到:      

  中国,是有着悠久历史文明的大国,直到数百年前国内生产总值仍占世界的30%。然而,经历过百余年的苦难辉煌后,随着这个文明古国的现代化进程,中国人到底需要有怎样的大国心态,正成为各方关注和讨论的焦点

  1

  虚骄背后,两股思潮涌动

  当下,在生活各个层面出现了一股虚骄的国民心态。

  所谓虚骄,简单讲就是意气用事,盲目自信或者盲目自卑,二者就像一对孪生子相伴而生。

  面对中国正在走近世界舞台的中央,要么盲目自大、要么软弱自卑的心态时有流行。

  比如,要么感觉“老子天下第二”,骄傲自大、目空一切,要么就是“国外的月亮比中国圆”。

  这两种心态相伴而行,此起彼伏。甚至在一些重大事件中要么盲目排外、要么崇洋媚外,给社会带来负面影响。

  “虚骄心态”从何而来?为什么绵延不绝?它是当代不可忽视的社会现象,其背后是时起时伏的社会思潮。

  其一,它代表了盲目自大的民族主义思潮的流行;其二,它代表了西方中心主义思潮在中国的流变。

  作为社会思潮,都有一定的理论来源,代表一定阶层的利益,反映社会历史走向的诉求,在社会生活中具有较大的影响力。

  民族主义思潮一直是影响中国社会的主要思潮之一,它事关国家认同、民族认同及相关现实利益的实现。

  它可以表现为一种民族情绪情感和民族认知,也可以表现为一种政治意识形态,更可以和社会运动结合在一起,形成疾风暴雨般的社会效应。

  民族主义可以是积极的,也可以是消极的;可以是温和的,也可以是极端的。

  近年来世界范围内民族主义较为活跃,我国的民族主义思潮主要围绕国家主权安全、国家统一、文化传播等主题。当国家利益、社会利益、个人利益在国际交往中受损,往往会使国内民众掀起民族主义情绪和思潮,甚至出现打砸抢社会群体性事件。

  如2016年的南海仲裁案事件和萨德事件、2017年中印洞朗对峙事件等涉及国家利益特别是领土主权安全的事件,往往是国内民族主义思潮涌现的导火索。

  在一些民众理性表达的同时,也有人过于激进,通过翻历史旧账以及发表极端言论等方式掀起国民仇恨。民族主义思潮具有跨国性质,当其走向极端,也易影响国际局势安全,威胁世界的和平发展。

  西方中心主义则是长期流行于西方的社会思潮。作为西方资本主义社会的主导意识形态体系,它强调西方文明是先进的,代表着理性、科学、民主、文明、独立、自由等文明成果;非西方文明则意味着独裁、愚昧、奴性等。

  随着西方国家在全世界范围的强势殖民扩张,西方中心主义又成为一种从西方角度看待整个世界的文化信念,将西方文明凌驾于其他文明之上,而愚昧无知、经济停滞、社会混乱、政治动荡则被当成非西方国家的标签。

  在改革开放的中国,仍不乏这样的“西化”思潮暗流涌动。

  2017年一名中国留美学生受邀作大学毕业演讲,称自己家乡昆明的空气质量很差、中国的空气肮脏不堪,而且缺乏自由,鼓吹美国的空气“又甜又鲜”,充满自由的气息。这一“辱华演讲”传入国内,立即在国内掀起巨大舆论风暴。

  再如,一些媒体炒作“大陆人在香港路边给婴儿把尿”,撰文贬低中国人素质低;网络上流行着不少丑化和矮化中国人的段子,似乎“中国人有劣根性”“中国社会很差劲”成为一种共识。

  可见,西方中心主义与民族主义是一对孪生子,都具有“排他性”“民族优越论”的特征,会因一些具体事件被无限放大,造成社会撕裂。

  2

  识破虚骄

  面对部分民众虚骄的心态,我们无需过度紧张,将其“妖魔化”,而是要站在历史和时代的高度溯源,认识其内在本质与规律。

  虚骄心态有根有源,且长期存在。古代中国在东亚形成了君临周边各国的“朝贡体系”,以及“尊夏攘夷,以夏变夷”的文化优越感。

  这种文化优越感长期积淀,形成一种强烈的民族自大情绪,深深烙印在民族文化和性格里。民族主义情绪在鸦片战争后表现最为彻底,屈辱的民族历史让国民心理急剧变化,“穷国”“弱国”的自卑心态在很长一段时间成为主流,西方中心主义思潮进而长期进驻国人心态。

  西方中心主义思潮自17、18世纪开始到今天有着400多年的发展。它强调资本主义价值体系和社会制度的优越性。

  马克斯·韦伯曾认为,“理性精神”是西方文明特有的基因,非西方文明缺乏“理性精神”,很难产生“理性资本主义”,以及与此共生的“民主的”政治制度和“独立的”法治体系。说到底,这种思潮鼓吹非西方国家要实现现代化就必须走西方化的道路。

  当资本主义在全球扩张,曾经落后挨打的中国形成“虚骄”的社会心态是必然的。即便新中国实现了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的历史转变,盲目自大、自卑的心理还是不可避免会在一些国人身上重现。虚骄心态,既有历史的根源,也有现实中部分国民价值观“缺钙”、理性精神匮乏等诸多因素。中国处于前所未有的历史大变局中,社会秩序急剧变化,传统价值观不断被解构,西方价值观不断在渗透,而具有中国特色的现代化价值观仍在重构中,这些价值观的冲突与“底气不足”成为虚骄心态的现实动因。

  3

  大国国民心态:自信、理性、担当

  如何转变这样二元对立的“虚骄”心态?党的十九大提出要构建“自尊自信、理性平和、积极向上的社会心态”。

  在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征程上,国民心态是综合国力的重要组成部分,更是助推国家发展的强大动力,我们需要的是与大国地位相符合、与综合国力相匹配的国民心态。

  “自信”是大国心态构建的前提。这意味着对国家历史、国情、发展愿景的充分认可、深刻认同,绝不盲从他国或其他社会的价值取向。

  通俗地讲,是对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事业的期待与坚定不移的道路自信,这是凝聚人心干事业的关键,是出门遇事心不慌、每临大事有静气的底气。

  “理性”是大国心态构建的核心。理性心态始终是个人与集体的共同追求,它要求实事求是。

  有了理性,我们才能对自身客观准确定位,才能对世情、国情、党情、民情有清醒真实的认知。这是大国心态厚重底蕴的生动体现,是核心要素。

  “担当”是大国心态构建的标志。在时代强烈呼唤建立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今天,大国就要有大国的样子,大国人民亦如是,不能甘当鸵鸟,乐作壁上观。

  要立足本土、放眼世界,以强烈的责任意识、担当精神,奋发有为,迎接挑战,以中国智慧、中国方案践大道之行。

  诚然,大国心态的培育绝非一日之功。

  首先,需要政府层面的支持。涵养大国心态,发展社会生产力是首位。

  只有经济社会得到了长足发展,综合国力不断增强,才有培育心态的底气和基础。

  同时,还需不断发展先进文化,凝聚社会共识,整合多元价值观念,并加强对社会思潮的引导,从文化层面为大国心态提供更好的生长环境。

  在引导与构建的基础上,对社会心理状态进行动态跟踪监测,及时矫正不良社会心态,为良好的国民心理情绪发展提供坚实保障。

  其次,需要社会各界的共同助推,比如学校、社会组织等,尤其需要注意的是媒体。

  互联网技术和新媒体技术极大改变了人们获取信息的方式和频率,对人们的价值选择、价值判断产生重要影响,也理所当然影响着国民心态的塑造。

  媒体引导报道偏颇有误,就会推波助澜,助长错误思潮和心态的产生,媒体引导客观得体,则能有效营造风清气正、科学理性的舆论环境。

  所以,媒体力量在培育大国心态上不能缺位、越位、错位。

  再次,大国心态的养成离不开个体的努力。必须承认,不存在超越个体之上而独立的群体心态,大国心态反映的是一个国家绝大多数国民一致的心态。

  当成员个体心态向好的方面发展,国民心态自然也会向好。所以,国民个体应从自身做起,不断提高个人素质,树立正确三观,以积极有为的姿态投身于伟大事业中,在实践中打磨锻造真正的大国心态。

  总之,新时代中国人民有理由为强起来的中国骄傲、自豪,但必须清醒认识到,我国仍处于并将长期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国情没有变;我国是世界最大发展中国家的国际地位没有变;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仍然存在并亟须解决,我们肩头的任务仍然艰巨。

  虚骄心态不可取,大国心态方能从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