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俄三年:飞出国门的“中国情怀”

——

2018年05月25日 11:01:55 来源:中新网福建
分享到:      

  中新网福建新闻5月25日电 (许小燕)“三年的外派经历就像一场长跑,起跑前的激情澎湃,挫折时的苦心煎熬,终点时的奋力一搏。这场耐力赛,想要跑得又稳又快,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获颁“中白工业园巨石奖章”。
获颁“中白工业园巨石奖章”。

  走进白俄:只因心中的情怀

  2015年初,在白俄罗斯首都明斯克以东25公里处的一片旷野中,一个以“巨石”命名的工业园悄然崛起于“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上。而此时,在有着“第二蛇口”之称的漳州开发区,正为一项招商引资工作而忙碌的管委会副主任郑明辉没有想到,会在三年后与它挥手道别时,泪湿眼眶。

  “当时组织上征询我的意见,我脑中出现的第一反应是‘我要去’。”回想起2015年3月,与领导的一次谈话,郑明辉调侃自己道:“即使身处和平年代、年过半百,心中还是有着‘好男儿,当以为国分忧、开疆扩土为己任’的英雄情怀。”

  总面积达91.5平方公里的中白工业园是中白两国元首亲自倡导和推动的项目,也是中白合作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的标志性工程。招商局集团希望郑明辉能成为集团首批外派人员,前往白俄罗斯首都明斯克担任中白工业园区开发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参与中白工业园的开发建设工作,打开园区招商引资局面。四月,在家人的支持下,他接受了集团的任命,完成所有的工作交接后,在明斯克最美的月份,义无反顾地跨域万里来到了这片土地。

  “这里除了一大片森林,只有一块奠基石,但情况还是比开发前的漳州开发区要好一些。”从漳州开发区来到中白,郑明辉早已作好心理准备。二十多年前,漳州开发区复制“蛇口模式”,成功将一个偏僻贫穷的小渔村建设成如今宜居宜业的滨海新城,郑明辉要把漳州开发区这段开发建设的经验带到中白工业园,让这片“希望之地”实现蜕变。

  郑明辉从不缺乏接受困难和挑战的决心。但身处异国他乡,郑明辉一开始就因文化环境差异、语言不通尝到苦头,他形容当时的自己就像是“瞎子”、“聋子”、“哑巴”。“周围都是看不懂的文字,听不懂的语言,吃、穿、住、行样样都是问题,就别提工作了。”郑明辉回忆起那段时光说道,“掌握一门娴熟的外语是海外工作的利器。”通过同事的帮助和学习俄语,郑明辉尽可能让自己在最短的时间融入白俄。

  2015年国庆前夕,招商局集团董事胡政和时任招商物流总经理的许永军远道而来,看望外派员工。一锅打卤面,几个热菜上桌,12个大男人围坐在一起畅谈生活与工作。“那时,许总从他的行李箱中取出来一面鲜艳的五星红旗,房间里一下子安静下来。刹那间,一股温暖的能量从我的胸膛涌向四肢,此前所有的压力、疲惫瞬间消失。”那晚,郑明辉与他的同事们在明克斯与所有国人一同迎接了祖国国庆的黎明,祝福祖国生日快乐。

  “纵然生活困难重重,工作千头万绪,我也从不敢有退缩、放弃的心思。但那一刻,我的心中不再有畏惧,只有无尽的勇气,我清晰地感受到,不管身处何处,祖国一直与我同在。”郑明辉说。

“中白工业园巨石奖”颁奖仪式合影。
“中白工业园巨石奖”颁奖仪式合影。

  输出管理:演绎招商血脉与漳州经验的完美组合

  处在国家“一带一路”战略的重要节点上,郑明辉深刻认识到“使命光荣,责任重大”。中白工业园开发建设工作刚刚起步,郑明辉通过大量的调研后发现,当时的合资公司还处在项目公司的状态,公司股东会、董事会没有按照现代管理制度运作,政府化、行政化十分明显;合资公司只有法律部、规划建设部、财务部三个部门,没有园区运营管理部门、也没有招商引资和投资服务部门。除此之外,合资公司没有建立与园区开发运营公司相匹配的商业模型,也缺乏必要的规章制度和决策议事程序。要想打破当前的局面,第一步是必须为中白工业园“建章立制”。

  在充分调研后,在招商局集团董事胡政的指导下,郑明辉参照集团在蛇口和漳州的园区开发经验,先后向公司提交了《产业园区开发在中国的一般性做法》《关于实现从项目建设管理向园区开发运营管理转型的建议》等五项书面建议,协助合资公司制定建立园区运营管理体系,并通过积极参与股东会、董事会的筹备工作,协助起草完善园区运营管理体系等相关议案;制定了相应的规章制度和决策议事程序。同时将“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投资者的成功才是我们的成功”等理念带到中白工业园,影响白俄罗斯政府相关部门和公司的白俄罗斯同事。

接待到访客人。
接待到访客人。

  临危受命:为荣誉而战

  2015下半年开始,中白工业园步入开发建设的快速轨道。至2016年底,工业园已修建了13公里双向六车道道路,铺设了包括给排水、燃气管网和通信管线在内的45公里管网,建成一座110伏电站、6座配电站并铺设了90公里供电线路,建成取水站、二级提升泵站和污水处理站等。这些基础设施的建设,使工业园具备了全面招商引资的条件。但招商引资工作却停滞不前。中白工业园能否不负两国元首的重托,成为“一带一路”上的明珠,招商引资工作是关键。

  为此,招商局决定自加压力,全面接手招商引资工作。这个任务也就落在郑明辉和他带领的团队身上。郑明辉首先把着眼点放在上述两国元首监签的项目,他明白,“如果这些项目不能依约推进,将会影响白俄政府对园区发展的信心,甚至会对中国信誉乃至‘一带一路’倡议的具体落实产生负面影响。”

  当年10月16日至11月9日,郑明辉毅然带着团队一路从南到北,跨越辽宁、浙江、上海、广东、湖北、湖南、青海七个省份,造访了那二十多家企业。

  然而,半个多月的奔波却将一个沉重的现实摆在郑明辉面前——这些企业履约的可能性几乎为零。回到白俄,郑明辉怀着沉重的心情撰写了《首批入园(意向)企业观感与招商引资建议》呈交给公司,并向公司提出“从零开始”的建议。

  为此,郑明辉主持组建了合资公司的“投资服务中心”和“北京代表处”,组建招商团队并开展专业培训;构建政府与股东单位协助、合资公司主导、管委会配合、中介机构补充的招商引资网络;制定实施“精准招商”的策略。2016这一年,郑明辉成了“空中飞人”,他不远万里拜访客户,足迹遍布大半个中国和德国、俄罗斯、捷克、立陶宛等欧洲国家,先后参加了北京、上海、广州、香港、青岛等重点城市针对不同行业、不同客户群体的二十余场专场推介会,寻找可落地的项目。整个团队不辞辛苦的付出换来了8个有明确入区意向的项目,只等签约。

  “这8个项目的落地将打开中白工业园招商引资的局面,对园区后续的招商引资工作形成积极的正面效应。”满心欢喜的郑明辉没有想到,由于管委会的理念、体制和机制问题,花费整个招商引资团队近一年时间、尽力争取的项目有7个项目在管委会审核过程中却被各种原因一一驳回,在2016年的最后两天,只有一家企业签约入园。

  当时,郑明辉在心里默默立下誓言,为了集团的荣誉,为了漳州开发区的形象,一定要让中白工业园招商引资工作在2017年有根本性的转变。郑明辉积极推动合资公司与管委会的联席会制度的实施;参与《总统令》修改,负责起草“管委会一站式服务”条款,对管委会的职能、机构设置、与合资公司的分工与协同以及与其它政府部门的工作联动做了制度设计,以弥补合资公司缺乏政府职能的缺陷。

  同时,从中国到欧洲各国,面向全球招商;精准招商、专场推介;用心接待,不放过任何一次机会等大量积极有效的工作也在2017年实现了“厚积薄发”。2017年中白工业园引进企业15家,累积引进入园企业已达23家,其中中国企业14家。

  再见白俄:这一切,只因用情太深

  “三年了,一千多个日日夜夜,在这块土地上,从不知白俄在何地到现在对白俄罗斯的一点一滴都能如数家珍;招商引资从2016年离年终最后两天才引进一个项目,到去年一年引进15个项目,再到今年前四个月就引进10个项目;商贸物流园从一张图纸到今天成为园区乃至白俄罗斯的标志性项目,创造了“当年动工、当年建成”的中国速度……

  “而为了这一切,我们付出太多太多!”这是郑明辉2018年4月30日在飞机上写的一段话,这一天,他搭乘飞往中国的班机,挥泪告别白俄。

  “三年的海外工作经历,无愧、无悔、无憾。当这一切步上正轨,也该是我回家尽孝的时候。”谈起家人,郑明辉语带哽咽。三年前,刚因心脏病住院的七十多岁的老母亲紧紧攥着郑明辉的手,伤心说道:“此次离别后我可能就看不到你了……”

  虽然不舍,母亲却还是在他临行前细细嘱咐,要照顾好自己。每次回想起当时的情景,郑明辉都痛入心骨。

  儿行千里母担忧。2015年临近中秋佳节的一个周末,郑明辉仍像以往一样通过微信向家里发去视频电话。而此次却不似往常,电话不是无法接通就是被掐断。远在千里之外的郑明辉心急如焚,预感家中有异常,只能一遍遍的拨打家中的电话。电话终于接通时,出现在他眼前的却不是每次争抢着接电话的母亲,而是年迈的父亲。郑明辉心中虽有疑虑,却还是像往常一般详细询问了家中近况,当问到母亲的情况时,父亲言语闪烁、神色异常。

  在郑明辉几番追问下,父亲才最终道出,原来母亲被诊出患有食道癌,刚刚经历了一场生死攸关的手术。那一瞬,一股悲愤涌上郑明辉的心头。他无法想象,患有心脏病身体本就不好的母亲如果在手术中出现意外他将如何是好。他怪父亲不该对他隐瞒。而老父亲哽咽说的那句“你离得那么远,告诉你有用吗?”让郑明辉在房间独自抱头痛哭!他与家人都知道,中白工业园的工作刚刚起步,团聚遥遥无期。

  “幸好手术成功了,但由于母亲身体不好,还有心脏病、糖尿病,医生告诉我们她可能只有两年的时间。”不能在母亲最需要的时候陪伴左右,让郑明辉再次悲伤得不能自已,“我后来得知,母亲临上手术床前以不手术要挟我的妻子和兄妹,要求他们不得把她手术的消息告诉我,以免影响我的工作……我欠母亲实在太多。”

  为了不让他担忧,手术后的每次通话,母亲都要仔细打扮一番,精神饱满地出现在他面前,只因不想让亲儿在繁重的工作之余,还要为家中琐事烦心。2018年3月,三年任期将满,郑明辉圆满地完成了组织交付的任务。面对领导的再次挽留,看着已经慢慢茁壮成长的园区,他选择了回到漳州开发区,回到母亲身边。

  还有一个多月的时间与这块土地告别,郑明辉收拾起惜别的心情,坚持站好最后一班岗。与家人团聚的日子已然不远,母亲的病情也得到了控制,当他以为一切还来得及的时候,来自家中的一通电话,再次让他措手不及。岳父因病去世的消息,让正在接待一批重要客人的郑明辉连大哭一场的机会都没有。“最终,我甚至没买到一张能及时赶回奔丧的机票。”郑明辉陷入了深深的无奈与自责。

  “这份工作不仅是我的付出,也承载着家人的成全。孩子的毕业分配、本应与妻子一同承担的家庭责任、父母应当拥有的天伦之乐……他们是我对抗压力的坚强后盾,也是我砥砺前行的不竭勇气。他们虽在远方,但与我共同奋斗的决心一直同在。”郑明辉说道。

  离别终将到来。“三年的付出换来了中白工业园焕然一新的面貌和来自各界的赞誉和认可。本以为自己归心似箭,突然发现,自已的喜怒哀乐已悄然融进了这块土块,她已成了我们生命中重要的一部份。(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