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网福建新闻正文

卖船维持运营,太平船务收缩战线缓解压力

  近段时间,新加坡太平船务(PIL)出售船舶、抛售股份、退出跨太平洋航线……这家曾一度跃居全球前十位的班轮公司,显得有些力不从心,引发了业内的广泛关注。

  2020年9月4日,祖籍福建金门的亿万富翁、新加坡太平船务创始人张允中去世,享年102岁。在风雨飘摇的航运中,太平船务还能否稳住船帆继续前行?

  跌出前十

  近年来渐渐陷入困境的太平船务,日益缩减船队规模及运力,当前已跌出全球班轮前十的排名。

  根据Alphaliner最新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10月5日,全球班轮公司运力100强中,马士基航运排第一,地中海航运排第二,中远海运集运+东方海外货柜排第三,第四名至第五名依次是达飞轮船、赫伯罗特、日本海洋网联船务(ONE)、长荣海运、现代商船、阳明海运、以星航运。前十的行列,已然没有太平船务的身影。

  据悉,太平船务如今是由张允中之子张松声主导,今年年初还拥有近40万TEU运力,截止到10月初,已经只剩下31万TEU,在全球班轮公司中排名第12位。

  祸起萧墙,早在2015年,太平船务因加速扩张而埋下了债务紧张的伏笔。在张松声“顺势而为,勇于开拓新市场”的策略下,太平船务2015年9月订造12艘11800TEU集装箱船,布局远东—北美航线,同时加大租赁运力比例,以此扩张总体运力规模,运力排名一度上升至第9位。

  然而,在这两年,太平船务美国航线因局势原因货量减少,特别是在2019年跨太平洋航线海运量出现负增长,太平船务债务压力越来越大。

  Alphaliner最新数据显示,太平船务目前总运力为302403TEU,拥有96艘船,包括58艘自有船舶和38艘租赁船舶。

  太平船务是由张允中于1967年创办。出生于1918年的张允中被称为“百岁船王”,1949年就开始了航运生涯。创立初期,太平船务仅有两艘船,因而只是以区域性的散杂货运输为主,1983年起开始集装箱运输服务。1994年,张松声正式接班,主持公司运营。

  业绩下滑

  祸不单行,胜狮货柜日前表示,集团应收太平船务集团的账款总额为1.5亿美元,其大部份已逾期。尚未达成还款协议,与太平船务集团的间有关偿还计划的讨论仍在进行中。

  胜狮货柜是太平船务在香港上市的制箱公司,胜狮货柜认为,资金短缺的太平船务重组和融资讨论仍在进行中,偿还债务预计将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早在3月,这笔债务就被胜狮货柜公诸于世,太平船务发言人当时表示,公司承诺在商业可行范围内,尽快与胜狮货柜就偿还上述款项达成协议。“太平船务将继续与所有的业务伙伴和债权人紧密合作,保持服务质量,同时确保公司在亚洲、中东、非洲、南美和大洋洲等主要市场的服务合理化运营。”

  实际上,太平船务的经营状况从2016年开始就不甚乐观,几乎连年亏损。从一组数据可以看出:太平船务2016年亏损2.51亿美元,2017年盈利1.19亿美元,2018年上半年则亏损1.41亿美元,而后太平船务就没再公布过业绩。

  近日,太平船务又通知新加坡交易所,将再次推迟提交年度申报表,该报表包括最新股东姓名和已缴资本数据,本应在2020年9月29日前提交。

  太平船务执行董事(财务)Kwa Wee Keng表示,这家陷入困境的航运企业的重组努力可能包括允许对现有债务进行重新安排或妥协。由于集装箱航运业面临着重大挑战,加上Covid-19大流行对全球经济的长期影响,公司一直在与债权人进行讨论,以期实现公司负债的整体重组。

  好在7月下旬,太平船务获得了新加坡主权财富基金淡马锡控股旗下Heliconia Capital Management的临时资金,让运营得到了喘息的时间。这笔资金的金额介于1亿美元至1.1亿美元之间,以满足紧急的运营需求。

  有消息称,太平船务与淡马锡之间的谈判仍在继续,确定向太平船务注入4.5亿美元现金,以帮助太平船务支付租船费用和逾期的燃油费用等。张松声表示,该公司希望在11月26日之前敲定谈判。

  淡马锡无疑解了太平船务一些当务之急,但显然淡马锡的这笔钱还不足以救太平船务于水火之中。

  战略收缩

  尽管风雨飘渺中的太平船务从淡马锡处获得了资金援助,但是由于债务高企,太平船务继续重组债务并变卖船队资产,以缓解经济压力。

  从2017年开始,太平船务就通过出售许多资产以维持运营。数据显示,2017—2019年,太平船务曾将约16艘船舶出售给民生租赁、中船租赁等中资租赁企业。

  2019年,在全球港口集装箱吞吐量仅增长2.6%的背景下,班轮业的经营业绩总体上看有所提升。但一些船公司仍面临严峻的债务问题,作为东南亚最大的集装箱船东之一,未加入班轮联盟的太平船务2019年以来却是加大了出售资产的力度,自2019年12月以来,太平船务已经出售了12艘船舶。

  2019年5月,太平船务以38亿元人民币向中远海运集团全资附属企业中远海运金融控股有限公司出售5家企业的全部股权,包括启东胜狮、青岛太平、宁波太平、胜狮货柜管理(上海)及启东太平。

  2020年2月,太平船务出售南太平洋区域班轮运营商Pacific Direct Line的股份,此时其总运力为39.24万TEU,排名全球第9位。

  2020年3月,太平船务分别以3.67亿和1.87亿美元向塞斯潘和万海航运出售4艘和2艘1.2万 TEU型船。而出售的这6艘船,便出自太平船务订造的12艘集装箱船。太平船务还向Neptune Pacific Line(Neptune)出售其持有的控股公司Pacific Direct Line(PDL)60%的股份,据悉该公司在南太平洋经营5艘520TEU至940 TEU的船舶。

  在线船舶估值商VesselsValue于9月14日表示,太平船务已售出2001年建造的1,728TEU的Kota Jasa,2002年建造的2607TEU的Kota Ganteng,以及2005年建造的4,253TEU的Kota Laju。其交易价格并未披露,这3艘船舶的市场价值分别为285万美元、413万美元和818万美元。

  还有报告称,太平船务拥有的四艘KOTA L级船只也已被委托购买,传言买家是万海。万海航运是亚洲区域内航次最密集、服务网路最完整和载货量最大的班轮公司。

  同时太平船务也变相出售品牌所运营的区域航线,2019年4月退出了亚欧航运市场。2020年2月,太平船务宣布退出跨太平洋市场,将重心转为南北航线,如非洲、中东、印度、拉丁美洲和大洋洲。

  据悉,太平船务还在与十多家主要银行就贷款重组进行谈判。

  太平船务能否力挽狂澜,犹未可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