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网福建新闻正文

字节跳动“大力教育”,大力能否出奇迹? | 闽商观察

  “大力出奇迹。”

  因为这句话,字节跳动的全新教育品牌,命名为“大力教育”。

  发力教育

  10月29日,在以“大教育,新科技”为主题的发布会上,字节跳动宣布启动全新的教育品牌“大力教育”。

  这一举动,或许也意味着字节跳动最新的发展重点将会是教育赛道。

  作为字节跳动发布的首个独立业务品牌,大力教育未来将承接字节跳动所有教育产品及业务,原字节教育业务负责人陈林出任大力教育CEO。

  陈林表示,“大力教育”未来将专注于“大教育”领域。

大力智能团队负责人 阳陆育
大力智能团队负责人 阳陆育
大力教育CEO陈林
大力教育CEO陈林

同时,大力教育在当天也发布了首款教育创新硬件产品——大力智能作业灯。据悉,该产品基础款定价为799元,主打少儿作业辅导的家庭场景,将台灯与智能系统相结合,配备了AI摄像头,实现智能查词典,智能计算题讲解、远程教学辅导等功能。

  台灯项目实际上在2018年的时候,就已经启动,第一批产品于2019年10月正式生产,一开始只有语音交互和字典查找功能。2020年初,台灯项目又被进一步完善,随后在7月份进行销售。

  至于为何选择台灯作为首款主打教育硬件,大力智能团队负责人阳陆育回答到,台灯是陪伴孩子学习时间最长的产品,“既然找不到合适的,那就自己做一款”。

  阳陆育说,自己在为孩子挑选台灯时,总找不到满意的。市面上的台灯,不是光线太暗,就是灯光照射的重影多损害视力,更重要的是,当下主流的作业台灯设计源于工业时代,只有简单的照明功能,已经无法满足孩子在数字化时代的需求。

  据了解,大力教育的员工目前已超过一万人,教育业务横跨Pre-k、K12、成人教育多年龄段,涵盖多学科、多课程、多人群,软硬件均有探索。

  早有布局

  实际上,字节跳动已低调发力教育赛道四年。

  早在2016年,字节跳动创始人兼CEO张一鸣就公开表示,会关注教育领域。

  到了2017年12月,字节跳动公布一组数据:自2016年1月到2017年11月,今日头条教育类商业合作客户量增长263%;教育行业广告消耗总量增长260%;教育类商业客户行业分布以泛大学教育、K12教育、语言培训为主,比例超过七八成。种种迹象和数据都表明了字节跳动进入教育领域的决心。

  从2018年开始,字节跳动陆续投资了一些教育公司。当年5月,字节跳动推出了GOGOKID,对标VIPKID,进行了一连番的营销轰炸,收效甚微。2019年8月,新任CEO金钱琛对此进行了一番改造。

  而陈林表示,字节跳动真正开始发力布局教育领域,应该是在2019年。是年1月,字节跳动收购锤子科技,发力教育硬件细分赛道;5月收购清北网校,入局K12赛道。

  这么些年的布局下来,或自主研发,或投资并购,字节跳动的教育业务涵盖了清北网校、GOGOKID、瓜瓜龙、开言英语、极课大数据、晓羊教育、Ai学等产品。教育APP备案管理平台显示,字节跳动目前已经备案了超10款教育APP。

  尽管如此,外界对字节跳动布跨入教育领域仍有质疑,毕竟布局四年之久却尚未有成绩,陈林对此称,做教育需要看长期,“做教育产品跟做用户产品很大不一样的地方就是,要很认真地对待产品,对待用户。因为这关系到用户的时间和前程,所以我们不希望做得很激进”。

  今年3月,字节跳动创始人兼CEO张一鸣在给员工内部信中再次提到对教育很感兴趣。可见,字节跳动对教育的拓展是相当认真和极具野心的。

  特别是今年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在线教育异常火爆,各路巨头纷纷加码入局。

  比如,腾讯教育向全国提供在线直播课堂、在线课程等产品;比如,阿里通过优酷、钉钉为中小学生提供免费在家上学;比如,从互联网工具切入到线上教育的创新者猿辅导和作业帮;比如,快手、B站等纷纷与学校和教育机构合作上线教育专区,等等。

  对于手握大量流量的字节跳动而言,通过短视频来布局,也不失为一个好时机。

  长期坚持

  大力教育品牌发布后,字节跳动旗下所有的教育产品都将由该品牌承接。

  目前大力教育旗下已拥有涉及多学科多种课程的丰富产品矩阵,大致可分为自主开发、全资收购、投资合作这三类,其中GOGOKID、瓜瓜龙、清北网校等已拥有较大市场。

  对于字节跳动关于教育业务的投资策略,陈林表示,主要分两种:收购与投资。

  陈林说:“对于别人做的很好,我们可能去投资就可以了。但是别人不一定做好,我们就可以做。自己做有两种方式,一种就是从自己团队里面弄一拨人来做这件事情。另外一种就是,将外边团队收购进来,让他们来做这个事情,可以理解为人才收购。”

  至于大力教育未来的规划,陈林则认为,目前教育行业在社会、学校、家庭三个场景都有可改进之处:社会层面,优质教育资源分配不均是老生常谈的问题;学校里面,老师陷入大量重复性、机械性工作;家庭教育中,家长缺少专业的工具和知识。

  可以说,在线教育正处于跑马圈地的阶段,字节跳动想要进来分一杯羹无可厚非,但显然,他们同时也希望能够把教育做好。因此,字节跳动并未给大力教育团队任何具体的KPI指标,陈林表示,不希望因为KPI而让业务发展变形。

  当前,在线教育市场的规模逐步扩大。iiMedia Research数据显示,2019年在线教育市场规模已突破4000亿元。艾媒咨询分析师预计,2020年中国在线教育市场规模可达到4538亿元。此外,国金证券分析师吴劲草也提出,目前整个行业中真正盈利的机构并不多,目前真正能盈利的机构比例仅5%。

  所以,陈林也想通过招兵买马的方式,为团队建设提速,“目前更加关注如何招聘到适合业务发展的人才,充实教育业务团队”。同时,字节跳动也做好了长期奋战的准备。

  此次新品牌发布后,张一鸣表示,大力教育的品牌独立只是一个开始,会对教育事业会长期有耐心。“我们对教育行业的探索还在早期阶段,这是一个很有创新空间和社会价值的行业。”

  陈林也强调,做教育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哪怕三年不盈利,也要all in。“大力教育是字节跳动旗下全资子公司。之前说三年不盈利是我们表示的一个决心,也许会更长时间不盈利。我们的战略决心是这个事情要长期投入,不要看短期的回报。我们相信这个行业有很大的创新空间,所以不仅仅是要坚持做,而且是长期可以做成的事情。”

  当下的教育赛道还有很大的空间让字节跳动追赶,但巨头的加入也让这个赛道的角逐更加激烈。强敌环伺,正在追赶的字节跳动能否大力出奇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