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网福建新闻正文

阮春黎:迎着朝阳,一直跑

  阮春黎是中国音乐学院培养的首位福建籍声乐表演硕士。毕业后,从厦门大学艺术学院一名青年教师成长为如今的声乐副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声乐教研室主任。12年来,阮春黎在事业上的成果越来越丰硕。

  不似外界对声乐老师所误解的那般清闲,阮春黎每周的课程,大课小课排下来就有20多节。加之科研重任在身,没课时,阮春黎也在家忙着查文献,做课题,写文章。

阮春黎在演出中
阮春黎在演出中
海峡姐妹封面人物阮春黎
海峡姐妹封面人物阮春黎

  笔者联系阮春黎时,她刚从厦门飞到北京,参加学习交流。4天的行程被安排得满满当当。紧张的工作节奏,阮春黎这几年也司空见惯了。

  但无论多忙,阮春黎总是会挤出时间精进专业。她说:“我希望自己的知识储备能越来越丰富,业务水平可以不断进步和提升,让自己的每一天都变得充实起来。”

  采访最后留给阮春黎的问题是,如果给自己画一幅肖像会是怎样。阮春黎这样描绘脑海里浮现的图像:“有一个人,迎着朝阳在晨跑。我觉得可能就是我当前的人生状态吧。”

  春黎生于冬

  阮春黎的名字是父亲起的。春黎,春黎,初识她的人嘀咕着这两个字,总望文生义地推测,她一定出生在春天的黎明。但她其实出生在冬天。“春天象征一种希望”,阮春黎的父母将对她的“希望”寄寓在名字上。

  阮春黎1982年出生在福建漳浦。上世纪九十年代,卡拉OK风靡全国,这个临海的南方小县城也时兴起来。阮春黎小小年纪就喜欢拿着麦克风唱,无论少儿歌曲,还是成人歌曲,听一两遍就会了。周末组织的家庭聚会每有唱歌跳舞,必有她的身影,阮春黎笑说:“那时候自己就是麦霸。”后来,阮春黎还参加了少儿歌唱大赛,也拿了一些奖项。

  父母并非从事文艺工作,但对阮春黎的音乐梦想十分支持,不仅送她学小提琴,还支持她以普高生的身份报考音乐学府。那个年代,普通高中学生报考音乐学院录取率极低,很多学子备考多年却只能黯然神伤。

  但阮春黎一考就考上。2000年,阮春黎凭借优异的成绩,考入“歌唱家的摇篮”——中国音乐学院声乐歌剧系,师从著名声乐教育家邹文琴教授,学习民族声乐,成为了韩红、雷佳、龚琳娜的同门师妹。与她同班的20名同学,只有两名学生来自普通高中。如今,回想起报考音乐学院的往事,阮春黎很谦虚:那时候,运气很好。

  班上同学多是音乐学院附中或艺校出身。入校时,阮春黎自觉“基础不比别人”,须用成倍于他人的努力,才能接住这份运气。

  努力无法量化,但成绩显而易见。大学期间,阮春黎每年都获奖学金和“三好学生”称号。毕业时,阮春黎更以年级第一的总成绩获得攻读硕士学位的推免资格。那年,全校的研究生保送名额才4名。

  “12年了,好快啊。”从研究生毕业到现在,阮春黎算了算时间,感慨道。

  2008年是阮春黎研究生学业的最后一年。那年恰逢北京奥运会,毕业生留京指标有限,但北京好几所大学都向阮春黎抛来执教的“橄榄枝”。加入人才争夺行列的还有上海大学、厦门大学两所京外高校。阮春黎权衡再三,觉得相较于留在大城市,回到厦门可以更好地发挥专业所长,继续与心爱的声乐专业为伴,并且能把自己所学的本领传授给家乡学子。

  走回去,“走出去”

  那年秋天,这名从东南沿海小城走出的姑娘,选择了回福建,成为厦门大学的声乐教师。

  从学生到声乐老师,阮春黎工作认真、教学严谨。学生们爱戴这位老师,老师对学生,心里也装着热爱与责任。

  自己发光,才能影响更多的人,阮春黎深以为意。教书十二载,无论多忙,她也要挤出时间来精进专业。一有时间,就去北京、上海找老师学习充电,“长时间教学会使自己变得麻木,我不希望成为一部逐渐被掏空的机器”。

  任教以来,阮春黎没停止对奖项的“收割”。福建省第二届“金钟花奖”声乐比赛,阮春黎获民族组金奖第一名,并入围全国音乐最高奖——第九届中国音乐金钟奖。她还获得福建省第十届中青年演员比赛声乐组金奖,第六届、第八届长三角青年歌手大奖赛民族组银奖,全国高校声乐比赛教师民族组三等奖等。阮春黎的教学事业也嫣然盛放,多次指导学生参赛并收获多个省部级一等奖。

  2010年,阮春黎精心筹备的回闽后的首场音乐会,更让她才华尽显。“我喜欢尝试新事物,也喜欢挑战。”古琴、昆曲属传统声乐艺术,都是阮春黎在北京上学时在课下拜师学来的。“大家觉得过于‘阳春白雪’是因为它们离我们生活的年代太久远了,但无不蕴含着中国传统文化的精髓。”

  音乐会上,她巧妙地将古琴与昆曲两种“非遗”艺术融合,琴歌弹唱《牡丹亭·游园》难度高,属国内首创。音乐会新颖的演绎形式蕴含了深厚的文化涵养与高超的表演技巧,令人耳目一新。“作为声乐工作者,我觉得我们有这个义务,充分挖掘传承本民族的声乐文化。我现在又是一名声乐老师,更要珍惜老祖先们留下的宝贵遗产。”她说。

  阮春黎谨记求学时邹文琴教授对传统艺术学习的敦促——积极“走出去”,到民间去学习。研究生期间,她就几度回泉州,向当地的艺术家学习南音的演唱和南琶的演奏。毕业音乐会上,她表演的一组琴歌弹唱与福建南音得到了几位专家评委的高度评价。

  “我想做好自己”

  勤勉好学的阮春黎并不“安于现状”,2014年,她赴美国耶鲁大学访学一年。访学期间,在两位耶鲁导师的指导下,她不仅学习了大量的西方声乐作品,还研读了不少的西方声乐文献。

  阮春黎不禁思考,西方国家在文化艺术发展与融合的道路上形成了自己的乐派,然而西方声乐艺术进入中国已百年,如何构建中国声乐的表演理论体系呢?阮春黎说:“先辈们在中西结合的路上不断求索,作出了许多成绩。我们年轻一辈应循着他们的脚步,坚定地深耕、不断地开拓,向经典乞灵,向传统学习。”

  2015年9月,阮春黎在耶鲁大学音乐厅成功举办了中外作品独唱音乐会,这场音乐会不仅涵盖了从西方巴洛克时期至现代派的歌剧咏叹调、艺术歌曲和音乐剧唱段等六种语言的声乐作品,还包含了中国艺术歌曲、民歌、古曲、京剧等体裁。中外观众无不感叹,中国的歌者竟可以演绎如此风格各异的声乐作品。

  近些年,阮春黎活跃在各大音乐舞台上,她不仅主演《白毛女》《再别康桥》《江姐》《费加罗的婚礼》《补天》等多部歌剧和清唱剧,还多次在北京国家大剧院、新加坡滨海艺术中心、马来西亚国油音乐厅以及香港、台湾等地区交流演出并担任独唱。

  但算下来,近几年阮春黎演出并不多。她一般会选择性参加电视台晚会,而商演几乎都拒绝。“电视台晚会多是‘命题作文’,参加无非就是多一些上镜率,经常会被安排演唱一些自己并不喜欢的曲子。”阮春黎明白自己的风格,演唱的曲子首先自己要喜欢,这项标准就将很多邀请拒之门外。

  遵照内心从事,是阮春黎认为特别重要的人生准则。关于未来,阮春黎还没做明确规划。她觉得,至少要坚持做对自己的人生有意义的事情,一步一个脚印,哪怕过程艰难。

  阮春黎这几年陆续迎来人生大事,成了妻子,当了妈妈。除了工作,她少不了像其他的家长一样,要兼顾家庭,属于个人的时间越来越少。

  “自己呢,还有一些追求,想做点事儿确实比以前更难了。”她调侃道,“但其实,哪有随随便便就成功?人生就像打怪兽,人家说,‘关关难过关关过’,是吧?最重要的是,将沿途美景尽收眼底。”(/ 彭莉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