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网福建新闻正文

300多件福州百年漆器海外归来

  昨日,“福州近代百年漆器和当代漆艺设计展”在朱紫坊33号开展,展期1个月。

清末脱胎花鸟纹台花工艺咖啡具。
清末脱胎花鸟纹台花工艺咖啡具。
民国印锦工艺脱胎酒具。
民国印锦工艺脱胎酒具。
观众在观展。
观众在观展。
印锦工艺茶具。
印锦工艺茶具。
印锦工艺茶具。
印锦工艺茶具。
清末脱胎龙纹灯具。
清末脱胎龙纹灯具。

  清末龙纹方形盘、沈绍安龙纹烟盒、民国龙纹印锦酒具……300多件福州近代外销漆器回到故乡,在朱紫坊展厅静静展示它们雍容华贵的美。

  福州脱胎漆器远销海外

  福州脱胎漆器与北京景泰蓝、景德镇瓷器同列“中国工艺三宝”,它是失传的夹纻技艺的重生,采自天然生漆,加以髹饰技法,集轻盈与瑰丽于一身。

  公元十世纪以后,随着大航海贸易的发展和东西方交流的日益频繁,漆器以其精美的外形和实用的功能成为中国重要的外销产品。五口通商时期,欧洲对东方精美的漆器需求又推动了近代工业设计与福州脱胎大漆工艺的结合,产生了一批具有一定工艺美术价值的福州外销漆器。本次展览展出的300多件展品正是1840年至1949年期间福州出口海外的脱胎漆器。

  这些展品令人瞩目

  清末脱胎龙纹灯具是此次展览的代表展品之一,它由策展人之一的黄翊从英国的收藏者手中购得,几经辗转,回到了它的故乡。

  “福州五口通商之后,外国人纷纷涌进福州做起了贸易,在这过程中他们对福州脱胎漆器爱不释手,此次展出的脱胎龙纹灯具就是其中的一个代表。”黄翊告诉记者,这款灯具下半部分是脱胎漆器的撇口长颈瓶,以龙纹图样作装饰,具有显著的东方文化特色;灯具上半部分则连接着灯泡,具有当时典型的欧洲工业设计特色,是那个时代福州外销漆器中西文化碰撞的代表。

  像这样有代表性的展品还有清末脱胎花鸟纹台花工艺咖啡具和民国印锦工艺脱胎酒具。由咖啡壶、咖啡杯、咖啡勺、杯垫组成的23件咖啡具采用了脱胎漆器的台花工艺,上面描绘着精致古典的中国传统花鸟纹饰;民国印锦工艺脱胎酒具则金碧典雅,采用了印锦工艺,这也是民国时期福州出口脱胎漆器中很常见的工艺。

  朱紫坊“漆主题”IP不断壮大

  本次展览由福建省中华文化促进会指导,福州国际漆艺双年展执委办主办,福州市文化艺术传播有限公司承办,腾讯文旅、福州市漆艺术研究院、福州市朱紫坊保护开发有限公司等共同协办。

  福州市朱紫坊保护开发有限公司执行董事吴尧介绍,朱紫坊街区最早的定位便是“漆主题“街区,在街区的保护修复和开发运营之中也十分重视对漆文化的导入。在业态引入之初,街区引入了漆大师工作室、办了两届国际漆艺双年展,包括现在所处的朱紫坊33号古厝就是福州市漆艺术研究院的所在之地。

  朱紫坊的“漆主题”IP(网络用语,意为“有着高辨识度、自带流量、强变现穿透能力、长变现周期的文化符号”)近几年也在不断壮大,街区业态的布局从文化类到休闲类,都能看到福州漆艺的影子,这也将是朱紫坊街区的最大特色和亮点,未来街区还会举办大小规模的漆艺主题展览,形成示范、集群效应,将朱紫坊打造成为具有浓厚漆艺文化氛围和影响力的文化特色街区。

  业界对话

  21世纪福州漆器如何进入百姓家?

  展览首日,众多福州漆器从业者、设计师、策展人在现场围绕“福州近代百年漆器与当代漆艺设计”的主题进行了座谈交流。

  黄翊:

  近代福州外销漆器品牌200个

  黄翊是福州市漆艺术研究院副院长,也是此次展览的策展人之一。此次展览的展品有很多来自他的收藏。他花了十几年的时间走访了世界20多个国家,收集了众多近代福州出口的漆器。他介绍,近代福州外销的漆器品牌多达200个,其中多以实用器形为主,可见当时福州漆器在国内外的影响力。

  “21世纪,如何让漆器发挥实用性走进寻常百姓家,最终推动福州重塑‘漆器之都’的目标?”在座谈中,黄翊抛出了福州漆器未来发展方向的问题。

  林海涛:

  设计符合现代人审美的漆器

  林海涛是一名年轻的漆艺设计师,专攻漆艺在实用器上的应用,他带来了4款漆器概念产品,包括茶具、灯具、咖啡机和坐椅。

  “这4款概念产品根据现有的技术手段可以轻易实现,它们既沿用了传统漆器的精美纹饰,器物本身又发挥了现代人生活的实用功能。”林海涛说,依托3D打印等现代技术手段,数据化整理传统工艺,再将图纹、样式和现代设计产品的功能相结合,做出顺应时代,符合现代人审美品味的漆器产品。

  在林海涛看来,在漆器市场上,大部分产品还停留在观赏品上,缺乏实用性。“福州漆器既需要传承又需要发展,在传承方面,政府已经牵头做了很多事,在如何发展、优化产品,实现产业化方面,则需要我们从业者好好来考虑。”林海涛说。

  多知道点

  福州脱胎漆器

  以泥土、石膏等塑成胎坯,以大漆为粘剂,然后用夏布(苎麻布)或绸布在胎坯上逐层裱褙,再反复多遍地将瓦灰漆泥刷在麻布上,完全干透的麻布胎体会变成坚硬的外壳,待阴干后,制漆工匠轻敲麻布外壳,里面附着的石膏胎体被震碎脱落,留下漆布雏形,脱胎后得到的麻布胎轻盈坚硬。再经过上灰底、打磨、髹漆研磨,最后施以各种装饰纹样,便成了光亮如镜、绚丽多彩的福州脱胎漆器成品。

  福州脱胎漆器轻巧耐用且色彩瑰丽,可谓是“时间的精美艺术”。(记者 管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