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网福建新闻正文

台男子“哭诉”改名鲑鱼后改不回去 网友讽刺:只想红

  台男子“哭诉”改名鲑鱼后改不回去,被户政所“打脸”,网友讽刺:只想红

  【环球网报道 记者 尹艳辉】为了为期仅两天的免费吃寿司活动,全台竟爆发了“改名潮”。台湾中时新闻网3月20日报道称,一名医药大学医学系的张姓男学生为吃免费鲑鱼,将名字改为“张鲑鱼之梦”,事后哭诉改完才发现无法再改名。针对此事,户政事务所(简称户政所)“打脸”称,张姓学生到柜台办理改名时,就有提醒他改完名后还有一次机会,不理解张姓学生为何会对外表示自己额度用光。

  3月17日、18日,台湾一家日本寿司连锁店推出促销活动,只要名字中有“鲑鱼”(注,鲑鱼即三文鱼)两字,可全桌6人免费;名字中有“鲑鱼”同音字者,则可享五折起的优惠,引发全台“鲑鱼之乱”的“改名潮”。

  为了免费的寿司,台中一名中医系学生改名为“张鲑鱼之梦”。“张鲑鱼之梦”近日受访时称,自己改完名之后,户政所人员才告知已经是他最后一次额度,不能再改了,并表示相当后悔,甚至一度落泪。他说,前2次为父母帮他擅自更改,他并不知情,担忧未来只能当一辈子的“鲑鱼医生”。

  对此,台中市民政局长吴世玮出面说明,张姓学生这次仅是第二次改名,还有最后一次机会,并非“一去不鲑”。户政所人员也“打脸”,表示张生改名时,就有询问是否确定要改名,更称他改完之后还有一次机会,不解张姓学生在镜头前的说法。

  不少同校学生也痛批张姓学生“根本只想红”,还有人翻出法条,表示一人改名以3次为限,但第2次必须在成年后才能改,质疑张姓学生的“父母前2次帮改”一说,根本就是说谎只想红。

  据台媒报道,在台湾改名很容易,成年人只要拿着身份证、户口本以及最近两年的照片,花上几十元新台币、等几分钟就能完成,且岛内民众一生有3次改名机会。

  联合新闻网18日称,这次申请改名的多半是年轻人,尤其是大学生在网络效应下结伴去改名,再发文炫耀,浪费行政资源,更凸显台湾姓名制度的轻率与荒谬。“拿名字开玩笑”,中时电子报18日称,这种视改名为游戏的心态,一是纯属好玩,二来受到网络游戏、聊天室和PTT取昵称的影响,不仅完全颠覆了传统姓名学的观念,更暴露了当今部分台湾年轻人草率轻忽、漫不经心,而又贪图小便宜的态度,十足令人忧心。

  台湾公务人员协会前理事长李来希19日在脸书贴文探讨“鲑鱼改名之乱”,他表示,孩子们现在的形象是父母或长辈们形塑的结果,孩子们的错在于无知,长辈们的错呢?是我们纵容任性的结果,还是长辈们的行为有意无意间耳濡目染所导致的社会乱象?

  台湾“内政部长”徐国勇19日在台湾“立法院”答询时透露,这次全台湾有200多人改名叫“鲑鱼”。对此,国民党“立委”李德维提出新增改名冷静期,例如申请后先经过15天或30天再生效,或改名3年内不能再改,让民众冷静一点。